綠兒忽然間轉眸瞥著自家小姐喪氣的模樣,手上還邊開始打開那些由她從相府裡搬來的大、小包袱,一邊騰出手來整理,一邊發出疑問:「小姐,妳怎麼了?怎麼一副煩悶的樣子啊!?」轉轉眸,「將軍大人都讓妳住進來了,妳還有什麼好煩的!?」

......連她也看得出自己正在煩惱啊!?

馬芸芸沒力地回過眸子覷了綠兒一眼,不悅地努嘴:「那只是他因為我帶來的那兩樣東西才勉強自己答應我的要求的。」

這一句話讓綠兒總算明白主子在想什麼了,於是撇眼瞄著馬芸芸,安慰道:「小姐啊......人家說『近水樓臺先得月』啊!有機會親近總比沒有機會來得大嘛,是吧!?而且妳也不是那種什麼都不做的人啊!」

撇撇唇的馬芸芸按著綠兒的話思考了那麼一會兒,這才不甘不願地頷首同意:「好像是......」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妳還有什麼好煩的!?」綠兒睨了眼思考中的馬芸芸,笑著說出一句反話:「除非妳想就此放棄囉!?」

「我才不會呢!我都已經想辦法住進來了,當然要做點什麼啊......」馬芸芸負氣地噘嘴反駁,綠兒看了卻是忍不住嗤聲笑了出來。

「是吧!?所以妳要開始想些辦法讓應將軍對妳有好感啊!不然妳如果放棄了,要應將軍喜歡妳的這個可能性當然也就沒有了。」綠兒鬼一副靈精地笑著說。

「說是這樣說啦......」馬芸芸傷著腦筋,不快地低聲輕輕嚷著;假如事情有那麼順利的話就好了......只可惜這似乎不太可能。

「小姐啊......」綠兒忍不住歎息了,抿唇望向正皺著眉的馬芸芸:「不去努力做做看怎麼會知道呢!?這可是妳親自教給奴婢的呢!」綠兒從床沿邊緩步走過來、鼓勵性地伸出手來拍拍她的肩。

「而且,妳如果垂頭喪氣,會讓幫助妳的錦王爺與錦王妃失望喔?」

「......妳錯了,綠兒。如果錦王爺知道我沒達成目的,他只會用鼻孔嘲笑我。」馬芸芸歎道。

綠兒沉默,「......」好像會這樣,「所以妳才要繼續奮戰下去啊!」綠兒同仇敵愾地道。

這麼說也有道理,「嗯......好吧!我知道了。」反正現在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因此,馬芸芸決定豁出去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