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芸芸離開了書房之後,馬上讓綠兒去同管家取來了一些應龍飛平時所穿的衣物回到她暫居的客房裡,然後拿出了自己的針線包,就這麼開始縫縫補補起來,其間,在一旁幫忙的綠兒一直白著臉,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口。

馬芸芸神情愉悅地快手縫完了一截脫線的袖子,末了,她輕巧地紮緊了線、將補好的衣服攤開查看。
「補好了呢......咦?」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馬芸芸忽然疑惑地睜眼,而後覺得十分奇怪地歪首:「左、右的袖子的長度怎麼差了一小截啊......?」

......還不是妳幹的好事。

綠兒無言地撇過首不忍卒看,一邊以手撐著雪白的額際、一邊歎息地想著,看來今天將軍的衣服是在劫難逃了。

「綠兒,這衣服本來就是如此的嗎?」解不開疑問的馬芸芸倏地轉向身旁站了很久的綠兒,皺眉出聲,只見綠兒頓了一會兒才轉回頭,接著便覷向正發出問句的自家小姐,沒轍了。

「它本來四肢健全,反而是妳把它給截肢的。」綠兒再歎,伸手接過了那件長短袖的衣服,有點沒力:「小姐,它原來只是脫線而已,妳有必要幫它縮短長度嗎!?」邊說邊瞟了眼造完孽的馬芸芸,「難道妳跟它有仇?」

「......」被虧得臉上紅雲微泛的馬芸芸悶不吭聲,不好意思地以雙手掩住著火的芳頰,囁嚅:「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就說女紅方面我很差嘛......」

綠兒淡淡瞄了眼馬芸芸頗自動地當場反省起來了:「是,妳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

「綠兒!」馬芸芸不快地叫了一聲,看著綠兒把衣服接過,再次歎了一口氣。

「欸,好可憐喔!它在叫我救它了......」綠兒喃喃自語著,一旁的馬芸芸會了意,於是把手上的針線遞過,噘嘴。

「綠兒,妳在笑我。」開口抱怨。

「小姐,奴婢豈敢。」四兩撥千金。

「妳有。」馬芸芸氣嘟嘟的,圓臉鼓脹,正好轉眸的綠兒看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馬芸芸的面色因而更加不悅了,「妳在笑了。」哼了聲,馬芸芸噘嘴、負氣地轉過身去;綠兒見了,忙地放下手裡被她恢復原狀的可憐衣物,出聲安撫。

「小姐,奴婢跟妳道歉,妳就別生氣了吧。」綠兒失笑,見馬芸芸兀自生著氣不理會她,於是她只好轉移話題:「喏,小姐啊,妳乾脆別補這些衣服了吧!?搞不好替將軍做件新的還比較快。」她這是幫這些衣服脫離苦難與魔掌侵害。

「做新的?」果不其然,馬芸芸的注意力登時被轉移了,回過頭來的她一臉詫異,「這樣將軍會喜歡我嗎?」

「應該......會吧?」少了破壞貼身衣物這一條,也許將軍會考慮考慮吧......。

「那就來做件新的吧!」馬芸芸快樂地笑著宣佈道。

「......」望著馬芸芸那副燦爛地笑了開去的樣子,綠兒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