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怎麼會在這裡──」自胸口爆出一串驚聲的應龍飛瞪凸了雙眼,臉上爬滿了不解與疑惑,還有更多的羞赧與忿怒,這個馬芸芸難道不知道未出嫁的閨女是不能隨意進入男子的房門的嗎!?

右相到底有沒有把這類事告知他女兒啊!?

不懂為何應龍飛一見到她就又瞪眼外加生氣的馬芸芸,只是一個勁兒地陪著笑,懾於他臉上那抹怒氣,「嘿嘿......」

看馬芸芸還是一副不知死活地笑著,應龍飛累積的怒氣瞬間衝破了頂點,跟著就當著她的面大吼出聲:「笑,還笑!妳到底在這裡幹什麼!?妳到底知不知道妳不能隨便地闖入一個男人的屋子裡的這一點啊!?」他抓狂了。

頓時被吼得一冷一愣的馬芸芸十分委屈地扁扁小嘴,臉上有著一抹受傷,她又不是故意要夜探他的房間的,全都是因為她想要得到他的認同嘛,幹嘛對她這麼兇......
「我......我只是要來完成你給的考驗而已嘛......」小聲。

雖然說她一個清白的姑娘家不太好隨意進入男人的屋子裡,但是她都已經悄悄地溜了進來就是為了不被他發現、又可以完成他給的難題啊!她哪會想到竟會給他抓了包,還臭罵了一頓哩!?

「妳......妳......」應龍飛氣到咬牙,半晌說不出話來,瞪著她還大剌剌地趴在他身上,他的火氣又忍不住往上衝,「給我下床!」

「好嘛......」馬芸芸見他怒火又爆出來,只好噘著嘴兒挪動了她不算纖細的身軀,只是她的小腳被被單纏住了,她甩了老半天還是沒轍地掛在應龍飛身上,望著應龍飛的面色愈來愈黑的同時間,她也跟著愈來愈急躁,結果就這麼在他的身上掙扎著、磨蹭。

「妳這女人──」被一具軟潤的女體這麼磨蹭,任聖人都會有所感覺的,何況還是被馬芸芸在半夜擾醒的應龍飛,只見他頓時青了一張臉面,緊緊咬著牙根自她的後領將她揪了起來,然後直接扔了下床。

「哎唷──」好痛!他居然摔她......嗚嗚......

「給我回去房裡!」應龍飛的臉色還是臭、很臭,而且正居高臨下地怒瞪著她。

「不行啦......」馬芸芸撐著害怕的心情與他對峙,驀然地咬唇與他對視了一會兒,搖首,「我還沒完成......」考驗啊!

「囉唆!妳不用再管那什麼考驗,給我回去!」被擾醒的下床氣與欲望,應龍飛睜著凶狠的眸光直直瞪向馬芸芸、一邊捲過薄被狼狽地遮掩他的火熱;看著應龍飛橫著臉色驅趕她的樣子,她只好屈服於惡勢力,但還是不甘地努努嘴。

「好嘛......」用說的就好了嘛,幹嘛瞪她啊......

走至門口的馬芸芸忽然回眸來,「啊,這個不算數之後,那......」

「隨妳!」最後,應龍飛忍不住發出一串震天大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