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被應龍飛趕出房裡之後的那一日起,暫居府裡客房的馬芸芸安靜了不少的日子,沒再給應龍飛惹出什麼麻煩事情來,因此相對的,應龍飛也覺得日子似乎是有好過了點了。

只不過,這種平靜一如往昔的日子教之前已經領教過了馬芸芸生事的能力、而他也只好因此被迫收尾的狀況,頓時感到有點詫異與失落就是。

沒法子,現在這段太過安靜的日子已經讓他產生了恐怖的違和感,他總覺得把日子過得太閒逸,好像也不是挺有趣的就是;何況他又不是那隻喜歡老坐在自己府邸裡頭喝茶的錦王,他是個將軍,喜歡有事可以忙。

不過,就在前陣子為了躲避馬芸芸的追趕,他已把那個不負責任的皇帝所交給他暫時處理的軍機都已經忙完了,批完的奏章也讓人送回宮裡,接下來的收尾就全看那個混吃混喝的皇帝怎麼處置了,他也只能給些中肯的建言而已。

應龍飛坐在自己的書案前方發著怔,直到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音喚回他遠颺的神志。

「進來。」應龍飛悶悶地開口,然後便聽見門晚外頭的人推開了原本闔上的門板,雙腳一前一後地踩了進來。

「將軍。」進門來的人是將軍府的管家,他恭敬地在應龍飛面前微微彎身,待應龍飛頷了個首,示意他聽見的同時間才啟口說話。

「有什麼事?」

「是,將軍。是馬小姐她......」管家一副期期艾艾的表情,一邊支吾著,望見應龍飛的臉色並沒有變的時候才繼續接下話來,「她說她想進廚房學點東西,希望將軍可以答應這個請求。」

聽畢的應龍飛倏地輕輕攏眉,疑問道:「哦!?」特意瞄了管家戰戰兢兢的神情一眼,「那她自己為什麼不親自來跟本將軍說!?」他很好奇,難道這個馬芸芸提出這個要求又是在計劃些什麼了嗎?

「馬小姐說是不想惹將軍生氣。」

「啊?」應龍飛皺眉,「我幹嘛生氣?」只是聽她說一個要求而已,他幹嘛沒事生她的氣?
應龍飛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完全不介意那晚的烏龍事件了,或許是馬芸芸離去前的那張微帶歉疚的表情讓他很難忘記吧!

而且,她還是個女人,而他不該對身為女子的她大小聲的;雖然他不主動跟女人來往,但是他也不討厭女人,其實說到底,他對女人還是有份基本的尊重的。

所以,儘管她做出來的那些事情實在是讓他很想掐她,他也沒真的生氣到放在心頭上就是......

「因為馬小姐說『上次的事』,想必將軍還在生氣......所以要下人來跟將軍說一聲。」

望著管家回視著他,透過這串話的他終於跟著想起來了,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沒想到馬芸芸會這麼在意。

「將軍?」瞥著應龍飛沉默了半晌還是沒說半個字的管家發出疑問句。

「我知道了,你去告訴她,她要學什麼都行,只是不要再給其他人添麻煩就好。」

「是,將軍。」

望著管家似乎要轉身離去前的應龍飛又開口了:「還有,等會兒要人端杯茶過來。」

「是,將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