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112752902.jpg  

靈劍傳說/ 17

雖然她跟六禍平時的溝通還算良好,但是天底下沒有不吵架的夫妻......呃~應該說是天底下沒有密不透風的牆......嗯?其實這樣說好像也不太對......總之,他們吵架了,而且還是頭一回鬧得這麼大。

白靈明白他們的想法本來就有所差異,但是她也默默包容著,不想說出來。因為她把六禍當成一位朋友來看待,而她對朋友向來是很包容寵溺的。

雖然她這麼想,但是沒想到六禍回報給她的卻是一句句如刀尖抵上心窩般的冷厲話語,讓她無法招架,悶得她忍不住內傷和嘔血。

一開始,她也只是秉持著交流想法的方式來跟他對話,也儘量尊重六禍的意見了,但是不知為何的,本來談論著白靈總是一個人坐在城裡的僻靜處一直到她很被動這點;六禍覺得她必須改變這樣的行為,不然無法在某些方面成功。

但是白靈偏偏不認為她的成功是要如此得到的,於是她接著就跟六禍槓了起來,沒想到最後討論到兩人意見分岐,結果就在兩人各有想法的狀況下,就這樣對辯起來,兩人在辯論到一個頂點之後,白靈就氣得不願再出聲了。

他們的身份有所差距她很明白,但是他就不會讓讓她嗎!?

她只是個平凡的路人,而他卻是個在上位的管理者,他們理所當然的很多地方都不同。但不是因為這個讓她氣悶,而是六禍的態度,他只站在他的角度看事情,沒有去體會她的。

所以她被氣到悶聲不吭,在她不擅於表達的前提下,早早就悶聲離線去了。

她因而思考了一夜。

總之不管六禍是如何想的,她只是想要把她的立場跟想法以及看待的角度同他說個清楚而已。但是在她被堵到沒話說之後,她也只能先回去冷靜冷靜,不過她還是要把話同他講個清楚......

最後,在她掙扎了一夜,於隔天上線之後,她主動打開密室,並且在密頻上寫了一大串她的看法與想法在上面,不久之後在線的六禍就發覺並且回應她了。

「......很少看妳長篇大論的,是被我激到了嗎!?」六禍試圖緩和有些尷尬的氣氛。

白靈一臉正色:「這不是激不激的問題......我當你是朋友,所以要跟你講明我的意思。我不需要『成功』,或者說,我的『成功』不是你追求的那種。你是管理者,所以你會覺得你那樣做沒錯,但我並不是......」

「......請繼續說吧。」

「正因為我們所處的立場不同,所以選擇也不同,只是這樣而已......」

六禍點頭表示明白了,「......嗯,對不起。」

「不要跟我道歉,因為你也沒錯......」

瞥著眼前正露出一臉思考的自家老婆,心底有些詫異她的溫婉與體貼入微。如果是普通的其他女生,大概會不管事情對錯都硬要自己低頭道歉吧......所以她才會總是讓他覺得很不一樣,甚至是非常特別!

而且她也說得沒錯。

既然選擇不一樣的話,那麼也就沒有對錯了。

六禍的面上露出一抹淡笑,審視著眼前的她正緩慢地抬起頭來,「......老婆。」

「嗯?」

「妳真是個好老婆......」會跟另一半做理性溝通的人,不多了。

「......」她突然覺得他還是跟她道歉她還比較習慣......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