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茶坊》番外篇 / 退魔劍 10

天國茶坊。

玉藻正站在廚房裡與貘爭執著。

「叫你提一袋罐頭回來,你卻把罐頭砸得左凹一塊、右凸一塊,而且還少了數量,你剛才到底做什麼去了!?」

「這又不是我的錯!」貘據理力爭,氣得臉色難看,手指用力地指向外頭的肇事者:「都是那把臭劍不要臉地偷襲本大爺──」

玉藻瞇眼,「是嗎!?那你這個被偷襲者是如何擺平它的?」

被問及重點的貘,馬上尷尬將頭一垂,好半天沒有答話,「......」

玉藻見狀,冷哼了一句:「憑你這個號稱能力上乘的貘怪竟也會輸給小小的劍魔!?依我看,你該回去修行修行了。」

「你這隻臭狐狸......」咬咬牙之後,貘終究忍不住氣地抬首瞪往玉藻的方向,兩人的眼神在半空對殺了一下子,幾乎快要打起來了;不過就在這時候,坐在外頭與她剛收伏的劍魔面對面瞪眼的安倍霏霏察覺了裡頭的氣氛冷凝,不禁皺眉往裡頭叫喚。

「你們兩個通通給我出來!」她一冷聲,便嚇到了對座的劍魔化為人身的年輕男子,僵直著背脊的他不敢與她的雙眼對視半秒地挪了開去,安倍霏霏只抿抿唇,當作沒有發現。

「知道了,主子。」玉藻這麼邊說著,邊走出廚房;而他身後的貘隨即跟了上來,兩人一前一後地出現在店裡的大廳。

「喂,女人,麻煩妳說明一下這件事其實都是這傢伙的錯。是他偷襲我,害我把罐頭摔了一地──」剛才被玉藻出言糗過一頓外加看扁的貘,十分不爽地用手指著眼前被迫的化為人身的劍魔。

「......」

「主子?」玉藻挪過詢問的眸光,但見安倍霏霏淡淡地點頭,讓他驚訝了一下。

「就是如此,我們才能找到委託者要尋回的它。」她說。

「......」這還真是誤打誤撞啊!

「看吧!連這個女人也這麼說。」貘撇撇唇,總算是順利為自己脫罪了。

「不過,砸壞罐頭的錢就由他那裡扣。」

「喂、喂......這不公平啊啊啊──」貘不服地嚷嚷,瞥著玉藻正在一旁竊笑。

「囉唆!」她冷哼地瞪了貘一眼,讓他不敢再造次;跟著看向玉藻,說:「麻煩你將他身上的傷給治療一下。」

「呃?」經安倍霏霏這麼一提,玉藻才發覺她身邊坐了一個年輕的男人,短髮精悍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不過,他面上的那抹恐懼與身上亂七八糟的傷痕究竟是打哪裡來的啊?

知道玉藻心底的疑問,她神情從容地開口:「他身上的傷是我造成的。」特意回眸瞥了那男人一眼,卻見他調開了與她相觸的視線,此舉讓一旁玉藻與貘皆非常驚訝。

「主子......」玉藻詫異地瞅著她半晌,「那個......退魔劍好歹是件降妖伏魔的聖物,妳似乎下手太重了......」

「就說這女人不知死活了嘛!你知不知道她還當我的面前表演起『空手奪白刃』啊!?我嚇都快被她嚇死了!」貘心有餘悸地喃喃,玉藻隨即瞟向安倍霏霏求證。

「是他先不分青紅皂白地攻擊我們。」

「我發誓過要為主人降妖伏魔的......」他難得替自己辯駁,「只是我誤以為你們是......」

「雖然你的封印是被人不小心揭開的,但你在完全甦醒之後也該確認一下自己究竟身處於什麼樣的世界之中吧!?居然還誤傷了平凡之人......」安倍霏霏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那是、那是那些人的負面情感太過強烈了......」話未完,年輕男人便默然地垂首。

他只是一把劍而已,哪知道那麼多事!?

知道了大略情況之後,有些頭疼地伸手撫額,玉藻忙不迭地輕聲說:「主子,就算如此,妳也下手過重了。他好歹是別人家的聖物,妳竟然......」她竟然還對聖物使用了難解的咒縛之術......

「所以我才要你替他療傷。」她淡漠地說。

「......」玉藻歎息,什麼時候他的主子才可以不要如此極端地解決問題呢!?

「這個笨女人......」貘搖搖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