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在與安子剛聊完之後便轉回家了。

雖然他真的不太喜歡回到現在所租的地方去,但是那好歹是他目前唯一能委身的地方嘛!
而且他也沒錢再找地點租屋了,可怕就可怕吧!

無奈地掏出自己衣袋中的那串鑰匙一打開樓下紅色的雕花鐵門之後的徐若思慢慢走上樓梯,經過一樓地爬上了二樓,徐若思好奇地多看了兩眼,沒料到此時竟由公寓的窗外吹進一陣涼風,吹得他的一頭短髮在空氣中翻飛、衣袖被風拂動,感覺到涼意泛滿了全身的他頓時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愈來愈覺得詭異的徐若思臉色猶豫地抖了抖,奇怪了,今天本來是沒什麼風的啊...
一定是他想太多了,哈哈!

冒著冷汗邊想邊往樓上踱去的徐若思覺得不只是人詭異極了,連帶的,他所住的房子也很奇詭...。
看來他會下意識地厭惡楊立風不是沒原因的。

因為他最不喜歡與陰沉的人來往,只要是身上有那種隱藏性質的人,徐若思一概離他們遠遠的,能不碰面最好,只是這一次偏偏是他的房東是那樣的人,他好心把屋子租給他,若是那樣就有點過份了。

再怎麼說是楊立風讓他在最短的時間裡頭找到住的地方,他不感謝也得感恩。

思考著的徐若思拿起鑰匙開了自家的門,正欲進門時卻被門內已經站得穩穩的那抹人影給嚇了好大一跳,「哇啊啊啊啊──你別來找我!拜託~~拜託啦!」面色驚恐的徐若思看都不看眼前的人是誰,就自己趕緊蹲下身來掩住臉,身體害怕地抖顫著。
要命!在屋子裡被嚇就已經很嚴重了,沒想到它在他回來之後還要再嚇他一次,難道他是要他快快搬出去、以免打擾它嗎!?

「喂...」伸出手來拍著他的肩的楊立風的大掌卻被害怕到極點的徐若思反手一揮地打掉。

望著蹲在他面前抖得跟風中落葉似的人影,徐若思跟前的那人影輕喚一聲,但卻使得徐若思又開始緊張了,「...你...你別來找我啦!...拜託~我初一、十五一定替你燒錢...」

「你在說什麼啊?我還沒死欸...」楊立風抱怨著,盯著徐若思那拚命拜託的模樣,微笑,但是他的眼神卻沒半點笑意,反而陰霾一片地凝視著蹲在地上的房客。

「喂,人有影子,但是鬼沒有吧?看,我有影子喔...」楊立風好笑地說,指指地上那因燈光而拖曳而出的淺淡黑影。

徐若思聞言了,微微地放下手來,眼睛死盯著地板瞧,果然有影子!

接著的一個抬首,他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龐,這才安心地爬起來,忍不住地抱怨:「喂...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啊!?」翻翻白眼的徐若思沒好氣地一股坐到沙發上,若是他再被他嚇個一次,肯定回老家賣鴉蛋了。

楊立風見他撇過臉,微怒地抿起唇瓣來,遂好心地提了一袋食物到他面前輕晃了兩次,「我替你帶吃的回來,沒想到你不在家,我自己就開門進來來了,想說食物冷了不好吃...」

聞言回頭瞄了無辜的楊立風一眼的徐若思撇嘴,火氣頓時滅了一半了,只要是別人的主動示好,他多半不會拒絕。
「謝謝...但是我已經吃飽了。」

「這樣啊...」眼神隨話一黯的楊立風再擠出一抹微笑,「那你可以放到冰箱裡頭,改天吃吧...」

徐若思點頭,「好...」

聽著他順從的話,楊立風微笑,「那記得要溫過再吃...」

「唔...」徐若思疲倦地點頭,「不好意思,我有點累了,想睡覺了...」

楊立風也很識趣,「好,我先回去了,改天見。」轉身。

一進門就莫名其妙被嚇了一跳,徐若思已經沒力氣應話,頷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