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具男子的健軀互相在床上交纏著,一室的歡愛的氣息瀰漫四處,陣陣又人的呻吟聲偶爾回盪在房內的四周。
「...唔...啊啊...風...再多一點...在更愛我一點...」瞇著眼,紊亂著一頭短法的少年呻吟著,雙手緊緊纏住壓在他上方的那名男子,輕聲地要求著,而他那道會令人酥軟的媚吟聲也令他上方的男子感到十分愉悅,更加賣力地取悅身下的小情人。

「唔...我愛你...鈺...唔...」那名被喚為”風”的男子這麼說著,緊抱住懷中的情人,看著他因為激情而顯得迷亂的瞳孔與眼神,忍不住低首親親他的頰。

「啊...」少年撇首,咬住瑰麗的唇瓣,痛苦與極樂紛紛湧上全身,先前因為與他交合而感到些微痛楚,但是沒多久的,當麻痛一過之後便是快樂的時間,因此他留戀於楊立風的身下,也唯有他才能給他這種心與身體合為一的感受。

他愛他呵...
好愛好愛...

男人邊奮力地扭著腰,邊瞇著懷疑的眼眸瞥著少年那咬唇強忍的表情,突然想起了他在圖書館前方見到少年與一名陌生的男人交談甚歡的情形,忍不住地嫉妒起來,盤問:「你今天...在圖書館見的那個男人是誰!?」

「你跟蹤我!?」少年聞言恚怒了,一把推開他,看著男人一臉的氣憤難平。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臉色極度扭曲地怒吼著,男人就知道少年一定不止有他一個情人而已,依他這麼大的需求,有了他還不夠,他一定還會再去找別人的!

少年見他不動了,臉色難看地鬆開他緊纏住男人那寬背的雙手,對於男人的不信任,他也十分不悅地攏攏頭髮:「拜託!他只不過是我的同學,幹嘛這麼大驚小怪的...」

當瞥著少年冷淡地否認他們之間的關係時,男人不太相信地撇著唇:「他是你新的情人是不是!?」

被質問多次的少年再也興奮不起來了,他離開男人的身下,隻手扯過棉被就裹住自己裸露的身子,冷聲:「隨便你信不信!或許真如你所說的那般,我就是有了新的男人!」原本這句只是馬子鈺不耐煩的氣話而已,楊立風只需要安撫他就沒事了,但是...

男人一個扯過少年,見他驚詫地回過那雙他吻過了不下數十次的美麗雙眼瞅著他,然後冷不防地一個欺上他的柔軟唇瓣...

被強吻的少年奮力地抵抗,沒料見對方的力氣遠比他還大上幾倍,就這樣又被男人壓回床上,「...唔...你這惡霸...你放開我!」掙扎著的少年勉強地伸出手來抓傷了男人的頰邊,瞬間,絲絲血跡自皮膚底下泛出來,一抹麻痛馬上襲上了男人的臉。

男人當場怒極,揚首打了少年一掌,打得他唇角破裂和沁血,少年眼紅地張口咬了男人一口,馬上在自己的嘴裡嚐到了血腥味道,怒極了的表情隱隱約約醞釀著風暴的男人悄悄地自枕頭下方抽出一把水果刀,然後在少年要下床之際朝他的背狠狠地插了下去──

一聲的驚喊逸出少年的口,「哇啊啊──」火熱的痛楚襲身的少年忿恨難平地回過頭來瞪住陰沉著臉的男人,訝然地想說些什麼,「...你這...」

孰料,男人露出一抹詭譎的微笑地突然抽出那把插入少年的纖背的刀子,聽得他因為疼痛而尖叫了一聲,然後他再把刀尖穏穩刺入少年的脖頸,看著白刀子進、紅刀子出,而血流不止的少年瞬間因大動脈失血過多而亡,砰然地倒在地上。

只見他的臉面朝上,震愕地大睜著眼,死不甘願...

最後,只剩下滿地的血紅和男人的那抹詭笑...

恐懼萬分地看著夢中的一片幽暗和這些奇怪的畫面都教徐若思喘不過氣來,不安與心慌都顯現在他那張清秀的俊顏上頭,徐若思忍不住放聲尖叫。

搖著頭拒絕相信、看見的徐若思害怕地抬起頭來,喃喃著:「這裡...是什麼地方...他們,又是什麼人...」
語氣中洩出淡淡的慌亂與惶惑,徐若思回神來才發現那些奇怪的畫面不見了,但是自己卻身處於一處柔軟上,伸手觸摸著四處,那好摸的觸感似乎是家裡床上的那床輕被。

難道他在作夢嗎!?

徐若思看著室內一片的黑暗,睜著才剛打開雙眸,疑惑不斷。

「不...你已經醒來了...」一道詭異的男聲頓時打破徐若思的以為,為空氣中原本就存在的詭譎感慢慢地加深,當然,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也教徐若思一個倒抽了口涼氣。

這聲音...「是誰!?」回頭一個驚喊出聲的徐若思隱約察覺空氣中的那抹不對勁,除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之外還摻了點恐怖。

來人嘿嘿一笑,在徐若思正在摸索他的所在位置的時候,忽然被他一撲過來的動作給硬生生地壓倒在床,然後眼睜睜地看那人影正在脫去他的衣衫...
「你做什嘛!?救命...救命啊──」慌亂地大聲吼叫的徐若思感覺自己被剝了一層又一層,陣陣涼意逐漸漫上他的四肢。

「救命...救命啊──」在現實中尖聲喊叫的徐若思隨著自己的呼喊而起身,嚇醒了過來外,還冒著一頭冷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