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徐若思聊過的當晚,安子剛在徐若思率先離開之後,一個人付了帳,接著便踱出了那家二十四小時都營業的咖啡廳,站在玻璃門前的他思考著徐若思的那些話,不禁地皺起眉頭。

他的話實在是令他很難去相信,但是他覺得徐若思臉上的那種偶爾出現的驚恐表情又不像是在說謊...
哎~究竟事實是如何,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

安子剛摸著下頷沉吟了了一會兒,眸底掠過一抹光點,或許徐若思的推論可以試上一試,反正他們警方現在毫無頭緒可言。
再說,這名喪心病狂的分屍犯人搞不好真如徐若思所猜的那般,將屍塊外放於其他地方。

想要令他們警方查不到。

由於這番大膽的推側也是有些可能性的,安子剛馬上一股作氣地踱離原地,轉而來到那間亮晃晃的便利商店前,瞪著裡頭來往結帳的人們和店員發著怔,忽然又覺得他的推論實在是不太能相信。

他是怎麼了啊!?
連徐若思那種怪力亂神的想法他都信...

嘲笑了自己一會兒的安子剛見店裡所有的人都在自動門的一開一闔間,紛紛離開店面前,他卻還在這兒發神經地盯著店裡面看,瞧!店員似乎看著他的怪異舉止而互相討論起來了...

嘖!早知道就別來了!

怨怪自己的閒著沒事做的莫名其妙的舉動,安子剛望著兩名店員一起走出自動門,來到他面前。
看他們那樣子的表情,似乎是把他當成什麼奇怪的人士了...

「先生,不好意思,請問你有什麼事嗎?」一名男店員直接靠過來問他,先是戰戰兢兢地輕問,但是看他的眼神好像是若他說了什麼怪話或是做了什麼怪動作後會準備把他移交警察局的防備。

安子剛在店員的追問之下,無可奈何地選擇了掏出自己的識別證,「抱歉,我是警察,有人懷疑你們這兒堆著重要的證物...」到頭來,他還是乖乖地照著徐若思那懷疑的幾句話去做了,他一定是瘋了...

店員馬上將態度轉了一百八十度,立即鞠躬哈腰地說:「抱歉,警察先生,我們是職責所在才過來問問...」

安子剛表示不在意地揮揮手,繼續問:「聽說你們的回收垃圾都是堆了很多才一起處理的嗎?」

「是啊...」

「能讓我看看吧?」

「可以啊...在那兒...」兩名店員對安子剛的要求覺得疑惑極了,但是還是指示他那些準備回收的垃圾袋放置的地點。

於是,安子剛緩慢地走了過去,果然在柱子下見到堆了多包的黑色塑膠袋,帶著一抹懷疑,他在兩名店員回到店內繼續營業後,在冷風中與他們的疑問目光下一袋袋地搜查。

直到翻到最後一袋時,他打開袋子,突如其來的一堆蚊、蠅衝出袋內,並且隨之飄出一股腐爛的味道,激得安子剛一個掩鼻,左手仍舊翻找的袋子内,沒想到翻到底層卻赫然見到兩大塊的腐肉...

「這...這是...」驚訝與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的安子剛瞠目結舌,立在冷風中,瞠著雙眼不可置信,但,此時突如其來的一陣涼風刺骨地攀上他的背脊,耳邊像夢般的竄過一個男聲,但是等他一個回頭卻又沒看見半個人。

「...一...」

徐若思的話隨之應驗,他真的在這兒找到了遍尋不著的兩塊屍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徐若思會知道!?

一抹詭譎的情緒馬上爬上安子剛的心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