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當天際放亮之後。

李臥炎在醒來之際,本欲起身的他卻被一雙環在他腰間的纖臂阻止,當他低首一瞧,在面色變了的同時間,也跟著一併回想起了自己昨夜究竟與水無情做了什麼事。

「......」忍不住回眸瞥了還在沉睡的水無情一眼,那張芙白的美麗臉蛋上有抹明顯的疲憊感,或許是他昨夜不滿足地要了他一次又一次的關係,因此讓他在深夜時分就已禁不住地昏睡過去,再也擾不醒了。

神色複雜地抬手輕輕掰開了水無情環著他腰際的手,再恍神地起身,隨意地套上了自己的單衣,他只感覺到他的腦子現在還是一片空白的狀態。

他竟一時衝動地抱了他。

無語地抬起手來,跟著再呆愣地看了好半晌,他只見到自己微微顫抖的手掌,心情忍不住五味雜陳起來。

原本,當他鑄下了這個天理不容的大錯的時候,其實是該感到震驚或是害怕,但他卻只感覺到他以往平靜的心弦於此刻像是被什麼撥動一般地錚鳴不止,他承認自己其實並不後悔用雙手去擁抱這個男人。

即使自己的這種行為是不當也不該有的。

「......」

就在李臥炎思考的這段時間,床上的水無情無聲地坐起,表情凝重地瞪著李臥炎背過他的偉岸背部,垂著眼睫的他瞥了自己被李臥炎扯碎的衣服碎片,接著無言地用手指勾來散在床下外袍胡亂披上。

他應該是為了自己於昨夜竟然對他做出此種違反道德的行為,而正在後悔著的吧!?

水無情淡淡地垂首,不語地抿起唇來;的確,因為依李臥炎的個性,他可以料到他應該會有這種反應產生;那麼,他既然已經清楚他的性子了,他又為何在這瞬間為自己感到一抹悲哀呢!?

咬咬唇的他,硬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開口。

「你想要懺悔到什麼時候!?還是說......你想在這裡自盡來對朕謝罪!?」

李臥炎吃驚地回頭,只見一臉面無表情的水無情只穿了件他的外袍就站在他身後,衣不蔽體的他看來很是豔媚撩人,長髮散在腦後的清麗模樣,不禁讓他的心頭為之一顫,「你......」雖然這樣的他讓他感到心動不已,但是他說出口的話卻又讓他感到氣忿且羞慚。

水無情頓時似笑非笑地望著他,說:「你該不會因為經過了昨夜的事,就想對朕負責吧!?」

「我......」略顯尷尬的李臥炎結巴地赧顏瞪著他。

孰料,水無情卻輕勾唇角、輕笑起來,故意歎道:「如果每次都是這樣的話,那麼朕也會吃不消的。」

「水無情!」李臥炎心火一上,忿怒地瞪住他,但見他依然一派悠然且不在意的樣子,讓他未吐出的氣全都被鯁在喉頭,無法發洩出來。

他為什麼總是要讓他氣得咬牙切齒的!?他難道就這麼喜歡擺弄他嗎!?

「你為什麼生氣?朕可沒說錯啊......」原本想悠適地坐在床邊,但他昨晚與李臥炎貪歡一夜的傷口還在泛疼著,因而臉色蒼白了些許;他那無奈咬唇地隱忍著痛苦的模樣讓李臥炎發覺之後,於是急忙踱了過來,扶住他踉蹌的腳步,神情關切地好聲詢問著。

「你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好痛......」水無情皺了皺眉,安心地將重量全部托給了李臥炎,虛弱地倚在他身上。

馬上明白了水無情話裡的意思,他的臉登時紅了一大片,「你應該再多躺一會兒的。」硬著聲,李臥炎蹙緊眉頭。

「不說這個了。昨晚,你為什麼要生氣?」

「......」李臥炎瞪著正仰首對他發出疑惑的清麗臉蛋,不語地抿起唇來。

他該把實話說出來嗎?說不定他把自己的真心說出口之後,只會讓水無情嘲諷......

「?」水無情定定地瞅著他,心中希冀他的答案會與他的一樣,但是當李臥炎的話一說出口之後,他只感到一抹絕望在心底盤旋。

「......微臣只是氣你不會為了國家與人民而保護自己。在中毒和中箭落崖之後,你應該小心所有刻意接近你的人。」

「......」望著李臥炎那張僵硬的表情而怔了一下子,水無情末了竟然綻出一朵微笑。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在他心底,他到底還是比不過國家與人民。

既然如此,他究竟有什麼好留戀的!?他該下決定了......

睜開了略微垂下的眼,剎那間心死的水無情在李臥炎的驚疑不定的神情之下,緩慢開口:「想不想聽朕說個故事?」

「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