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忙走下了樓的楊立風回到自己所居的二樓,打開大門便進入裡頭。

完全打亮的燈光十分的刺眼,楊立風闔上自家的門板,然後背靠於其上,一派的臉色陰沉不說,甚至於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似乎正在忍耐著什麼痛苦般的。

眸光散亂、一頭髮絲也在他的幾下亂甩隨之紊亂,額前的瀏海微微遮住了他的左眼,露出右眼、抿著唇瓣的模樣很是可怕。

「...那該死的男人...」咬牙切齒地一個字、一個字吐出的楊立風狠絕的面色是誰都不知道的,「若思...不,子鈺啊...你也一樣的下賤...我對你這麼好...這麼好啊...你卻這樣報答我!」怨恨的磨牙聲和濤天巨怒在這個安靜的空間響起。

忍不住哈哈一笑,楊立風的唇邊帶著苦澀,「如果是這樣的話...」眼神倏然地一睜,「那我只好──」話尾還沒落下,楊立風卻是一臉的扭曲,痛苦地垂首、隻手揪住自己的衣領,臉色夾著一抹惶恐,「...藥呢!?...藥...」闇啞著嗓音的他即刻衝至電視前方的櫃子上頭,翻箱倒篋的,終於找到了一瓶裝著許多藥丸的透明小瓶子,自瓶子裡頭倒出幾粒藥吞了下。

但是,隨著瓶子被一起找出來的還有一張醫院所開的診斷單子,單上細細載明了當初楊立風去看診與拿藥的日期─十月二十六日,更令人驚訝的是醫生診斷出的病因。

單子被遺忘地掉到了地上,被風吹到沙發下方。

接著的,吞下藥的楊立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撫平了情緒,這才明白地露出微笑,「...我懂了!只要那麼做...只要那麼做的話,我就能和子鈺在一起了...」說著,唇角卻是以十分詭譎的角度輕輕、緩緩地揚起...

呵呵呵...

回頭望著沙發上那個被他一回到屋內就扔著的包包,裡頭有他自圖書館借來的幾本書,正可憐地躺在沙發上頭無人聞問。
然後,他看到那些書就彷彿見到救星般的,楊立風露出微笑奔了過去。

”醫藥學”、”人體解剖”、”各種藥水、劑分類”...

楊立風開始翻著這些書。

◎◎◎

樓下的一片靜謐卻和樓上的一股隱隱襲來的風暴相對立。

黑暗中,只聽見徐若思在床上不斷地翻轉身體的細微聲音、還有他的喃喃自語與極度抖顫的夢囈給填滿,頓時間,神秘而詭譎的氣流泛滿了四周,一陣涼風隱隱在周遭吹動。
落地的窗簾在無風的奇怪狀況下飄動著,透明的窗戶外除了一片漆黑,還隱約映上了一抹黑影子,那張狂抖動的黑影愈來愈近、愈來愈近...

遽然的,背影伸出了像是觸手般的東西朝睡夢中的徐若思探了過去...

詭異的一切都在夢境中不斷地開始翻演著...

似夢還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