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安子剛一臉微笑地盯著待侍者將他點的義大利餐點送上來的時候,徐若思的雙眼就好像是看見什麼寶物般地一睜,眼神整個都亮了起來。
「喂,你好樣的!」忍不住興奮的心情的徐若思目不轉睛地盯著當侍者替他掀開鍋蓋、然後只見一陣蒸騰的熱氣自蓋裡頭冒了出來。

「哇啊啊啊...我真感動...」是食物欸!熱騰騰的食物啊!

徐若思笑瞇了眼,搓手。

安子剛看著他感動的樣子輕笑,瞧他多誇張,好像多天未進食般的饞嘴!
「我說你啊...還真是個奇怪的人...」眸光輕掠過徐若思沒先招呼他就已然動手開始大快朵頤了的鬼模樣,安子剛奇怪地瞥著他,「或許作家也不太好當...」抿唇。

聞言的徐若思邊吃邊瞄著他,抱怨:「嘿啊...你現在才知道嗎!?」咬著義大利麵,徐若思感覺麵條在脣齒間滑溜、配上獨特醬汁的配料,讓這道焗烤義大利麵吃起來的口感更加棒了。
徐若思嘟嚷著,在一叉、一收間,滿足地將眼兒一瞇,唇角微微上揚,似乎心情不錯。

安子剛看得十分吃味,撇唇:「看你吃得這麼幸福,好像什麻煩腦都沒有...」抱怨,「要是我呀,可沒你這麼悠哉了啦!破不了案子,我大概會項上人頭不保...」

哼!他可真悠哉啊...

徐若思吞下最後一口麵條,然後放下刀、叉,哈哈大笑。
「你們不是常常自誇警察的半是效率高人一等嗎!?怎麼你現在坐在這裡頭痛,還跟我訴苦起來啊!?」

安子剛被刮得赧顏,不服氣地努唇:「那是上頭在說的好嗎!?只會叫我們快點辦案子好抓到嫌犯,卻一點沒為我們設想一下立場,哪是說抓到人就能一定抓得到的啊...」隻手不耐地敲著桌沿。

聽他連串珠砲的徐若思喝了一口冷掉的牛奶,忽然覺得安子剛也滿可憐的,瞥了眼他的洩氣表情,抬眼,「所以...你才跑來問我一堆怪問題,是吧!?」

安子剛點頭,「當然啊!這案子已經拖了這麼久了,到現在還查不到死者的真正身分和其餘的屍塊究竟是被丟棄到哪兒去了,這下子要抓兇手根本是天方夜譚!」細細地思索著的他因為還查不到什麼有用的線索,因而擰眉。

徐若思眼見他一個垂頭喪氣又是無奈的樣子,腦袋浮出一個先前就已經產生的想法:既然他要寫出這件兇案的故事,那麼這個故事一定得要有結局才行,絕對不能是件無頭公案...

想至此而露出微笑的徐若思突然把念頭一轉,出言:「喂...老實說,假如我是那個犯人的話...」頓言不過幾秒鐘,他這句突如其來的話讓安子剛回過頭來看著他。

「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我呀...」露出一抹甜笑,「我一定不會把屍塊放在人多的地方,而且,我也不會把它放在屋裡,我會丟出門去,遠遠的...」說著,徐若思將手上拭淨唇角的餐巾紙給動手揉成一團,然後丟至已經被他吃空的餐盤中。

安子剛一個睜眼,「你這麼說實在有點籠統啊...能不能舉個例子來?」

神秘地一笑,「例如...巷口的那家便利超商啊!」

「欸!?」瞪圓了雙眼的安子剛一個愕然,「為什麼?」這個邏輯有點奇怪啊!如果要丟屍塊,就誠如徐若思所說的,該找個沒人的地方丟棄,怎麼會選在那種隨時會有人出入的地方呢!?

狐疑地瞥著徐若思搖搖頭,「這你就不懂啦!那家超商平時很少丟垃圾,都是囤積很多包才會一起扔啊!」

安子剛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而且你不覺得那兒有點陰風陣陣嗎...?」這句話是徐若思靠近安子剛的耳邊輕聲說出的,以免有人把他當神經病看,因為不信的人太多了,當然,也包括他眼前的安子剛,這個不信邪的呆警察!

安子剛聞言先是愣了幾秒,然後再度在徐若思的預料之下放聲大笑了。

「哎唷!拜託你,都什麼時代了你還信那種東西,什麼神不神、鬼不鬼的啦,那全是唬人的啦!你今天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又和我跌一起...」

「哼,要不要信隨便你啦!」徐若思嗤哼了聲,「告訴你,你有一天一定會後悔的啦!」

看他說得信誓旦旦的,差些害他也信了,「哈哈哈!那我拭目以待囉!」安子剛打著哈哈。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