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推開咖啡廳的大門,他們發現這家燈光昏黃的咖啡廳裡沒有多少人。

徐若思被安子剛安置於一把沙發椅上,自己也坐於他的對面,然後在趕來替他們點餐的侍者微笑的招呼下,點了兩杯飲料。
「唔...我看看...」眸光在menu上停佇了一會兒才轉頭,「抱歉,給我一杯咖啡,至於他嘛...」猶疑著的目光瞥向徐若思那微帶緊張的神情,「給他一杯熱牛奶就好...」

待侍者離開之後,徐若思的臉龐上有著大大的不滿,哼!要請他幫忙還這麼小氣...
本來他是想要好好敲他一頓的啦!
這下子什麼都別談了!

瞄著徐若思那張鼓著臉的不悅樣子,安子剛笑了出來,「喂...別生氣嘛!你的喉嚨還沒好,所以點杯熱飲給你順順喉...」出言安撫。

徐若思瞟了他一眼,臉色狐疑著,安子剛淨是微笑,不久之後便看著侍者送上兩杯的飲料上來,安子剛順帶把剛才來不及塞回給侍者的點菜單拿給他。
「麻煩了...」

徐若思盯著安子剛對著侍者說了幾句話,便塞給他一張單子後,讓他下去準備餐點,那親切的模樣令徐若思見了十分的訝異。

警察不都該是一副的頤指氣使的模樣嗎!?
怎麼安子剛連對一名侍者都這麼客氣?
是他眼花了還是看錯了啊!?

就在兀自胡亂思考著的當時,徐若思瞄見安子剛一手端過他替他點的熱牛奶,遞過給他:「喂...快喝點吧!要是一輩子失聲可就糟糕了...」取笑。

徐若思皺眉瞪他,呸~呸~呸,真是胡說八道又碎嘴!
不過,他還是乖乖地接過遞過來的那杯熱牛奶,然後盯著安子剛對著他微笑的臉龐一會兒之後,才就口緩緩地讓溫熱的牛奶滑入喉嚨底,似乎,待他喝了一半之後的喉嚨好像沒先前那麼痛了。

徐若思微愕地瞅向安子剛的一臉得意。

「好多了吧?」

是...啊...

「...是...啊...」徐若思想都沒想地啟口,沒料見他能再度聽見自己的聲音發了出來,儘管那道嗓音是有點的沙啞難聽,他幾乎被這突如其來的奇蹟感動得掉淚。

安子剛呵呵笑,「我以前都是用這種方法來治感冒沒聲...」

徐若思一個抬眼,瞥見那張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卻也略顯寂寥的臉龐一眼,每個人都有過去,不知道安子剛的過去是如何的呢...
...才會讓他有那種表情。

避過徐若思那若有似無的探索眼神的安子剛打起精神來,爽朗笑開,「喂...我想問你,如果你是犯人,你會把分屍後的屍塊藏在哪兒啊!?」

一出言的安子剛便教正喝著牛奶的徐若思那麼一嗆,猛咳出聲。

目光帶著一抹責怪的安子剛連忙幫他拍背順著氣,皺眉,「喂,喝慢點啦!又沒人跟你搶...」

「...還不是...你害的!」放下杯子的徐若思翻著白眼,闇啞著嗓音,「...我又不是...犯人,問...我幹嘛...」

安子剛聞言後板著臉,「因為你是小說家啊!」理所當然地瞥著徐若思訝異的臉色,「喏,不是有的小說家會寫什麼推理劇的嗎?像是有名的柯南‧道爾...」

徐若思沒轍地往後倒,背靠於椅背上,「拜...託!那你...大可去看...道爾的小說...找線索啊!」

安子剛赧顏,「看是看了...但是...」他的面有難色教徐若思狐疑地又往回傾身。

「什麼...?」

「我看沒幾頁就睡著了...」

徐若思受不了地翻翻白眼,眼角的餘光已然瞄自一名侍者端著一個大托盤朝他們面帶微笑地踱來了,便轉頭問安子剛。
「喂,你點了什麼啊?」

托著腮的安子剛一臉的悠哉,「你猜啊?」輕聲道。

徐若思不悅地一個努嘴,「算了~等東西來了我就知道了!哼!」

安子剛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