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冷沉著一張精緻面孔的皇甫天霽如此說著的洛唯心涼地一個抿唇,他雖然對皇甫天霽說出口的那句話感到忿怒,但是他仍舊要自己冷靜、並不斷地仰頭吸氣,好平息心底的那把怒火,僅以一雙傷心的眼眸瞅著皇甫天霽許久。

「我只是想來看看你好不好而已......」開口喃喃著,洛唯跟著朝床榻邊沿走近,瞥眸望著皇甫天霽臉上的那抹哂笑與微然露出的抗拒,因此難過了起來。

為什麼天霽就是不願相信他呢!?

「不需要。」冷冷地回了一句話,皇甫天霽倔強地將那張小臉別了過去,絲毫不領情地拒絕了洛唯,「我現在並不想看到你,你滾吧!」傲然道。

碰上這樣不老實的情人,洛唯實在是好想歎氣,「......我真的很生氣,天霽。」

孰料,皇甫天霽不甚在意地瞥了洛唯一眼,冷聲質疑道:「你有什麼好生氣的!?真正該生氣的人是我。」

「......天霽,你不相信我!」洛唯悶悶地咬牙,忍不住將拳頭緊緊握住的他感到心上一股撕裂的疼痛,甚至於連指甲都陷入掌心的肉裡也不自覺。

「那也得你值得我去信任。」皇甫天霽反唇冷聲譏道,那雙碧綠的瞳眸的綠意轉為幽深,銳利的視線切割著洛唯的意識,讓他登時感到一陣心痛,「但是你沒有。反正你只是不小心掉到這裡來的人,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權利要你留下來......」語畢,皇甫天霽的心也登時碎了,無聲的淚墜了滿面,再拾不起。

反正每個人都不會為他留下的,母妃是、父皇是、那些宮女們也是......

「你──」深沉的怒意激起了洛唯打從心底湧出的無奈,於是他一步走向前去,就在皇甫天霽猝不及防的那一刻撲了過去,然後在瞬間將人壓倒,當他的眼底映出身下人兒那副因他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而顯得詫異與震驚的面龐時候,他竟然覺得好可悲。

原來自己......不被他相信是這麼的無力。

愣了愣,皇甫天霽恍惚了一秒鐘才發現自己被洛唯壓在床上不得動彈,剎那間,自心頭湧起的自尊心與羞恥心讓他不住地掙扎起來,甚至是大吼大叫地扭動起身體,想要快些擺脫洛唯的箝制:「放開我──你這個小人!」

「天霽!」洛唯本身的力氣其實並沒有比皇甫天霽還要來得大,他只是因為心頭掀起的那抹忿怒才能藉勢壓倒皇甫天霽;然而,在望見皇甫天霽使力地在他身下掙動與恚怒滿臉的樣子,洛唯便當場失去了想要繼續跟他堅持下去的念頭。

但是,他不能放棄希望,因為他早就決定要為天霽留下來了,所以,他想要誠實地將自己的心情傳達給他。

「天霽,不要再動了!你先聽我說好不好!?」苦著臉的洛唯望著皇甫天霽的極力反抗而一時間手足無措起來。

「我不要!」漲紅了兩頰的皇甫天霽立即怒聲地回道,雙手不住推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洛唯,但他的努力卻是一陣的徒勞無功,於是出口便是一串咒罵:「滾開!」該死的!他明明就比自己還要來得文弱,這時候為什麼連他都推不開呢!?

「天霽!」洛唯沒轍地低喊一聲,看來他只得使出杏藍教他的法子了。

「唔!?」突然間,皇甫天霽被唇上熨貼上來的一抹柔軟與熱燙給嚇得一怔,只能任由洛唯將他的丹唇死死地封住,然後給了他一串長長而激烈的吻,直到皇甫天霽感覺自己胸口的氣全部被抽光了、即將喘不過氣來為止。

「嗚......」痛苦地緊蹙著眉心的皇甫天霽在一串熾熱的深吻間,意識根本已經遠遊而去,腦袋呈現出一片空白的狀態;直到洛唯放開了他的唇,皇甫天霽這才得已仰頭順利地吸了幾口救命的空氣,「呼、呼......」

「天霽,聽我說......」軟軟地呼喊盪在曖昧的空氣裡頭,抬眸望著皇甫天霽此時狼狽的模樣,眼角沁出閃閃的淚光、幾綹烏髮伏貼在雪色頰畔,洛唯還是覺得此刻的他美麗絕塵;尤其是那瓣被他蹂躪過的軟唇,正呈現出誘人的瑰麗紅色,讓升起他想要再度一親芳澤的欲望,於是,情不自禁地將唇貼上皇甫天霽側過的白皙頸部,讓底下的皇甫天霽瞬間因此倒抽了一口氣。

「你想幹什麼!?走開──」

「我不會離開你!」當這句話一出洛唯的口,皇甫天霽登時被震住了,讓洛唯有足夠把話說完的時間,「天霽,你很喜歡我對不對!?玄大哥都已經告訴我了。」

「......」洛唯的問句立即教皇甫天霽的臉色一個刷白,表情隨著一怔,只能無言地回眸瞥著洛唯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望著皇甫天霽僅是用雙眸死死地瞪住他,而沒有開口反駁他的洛唯忍不住再度揚唇。

「對不對!?」

「......你──」皇甫天霽咬牙,由被點破心事的尷尬表情到忿怒,很衝地開口說道:「誰、誰會喜歡你!」玄這個不盡職的護法竟敢違背他的意思!

「......」洛唯將臉色一沉,定定地望住皇甫天霽,見狀的皇甫天霽反而被嚇到了,登時不語地回眸瞪住他,不一會兒之後,洛唯才卸了冷沉的表情,轉而輕輕扯唇:「你不承認?」

「不!」皇甫天霽強烈地拒絕。

眼瞳一深,洛唯望住因自己瞬間跳躍的表情而感到心驚的皇甫天霽半晌,之後綻出一縷淺笑來:「......那很好,親愛的殿下。我絕對會讓你親口承認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