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男人最明白男人的死穴在哪裡。

「不、不要了......唔......唔......」皇甫天霽紅著一雙眼眶,自碧眸裡頭滲出的透明淚水滑過雪白臉頰,哭得梨花帶淚的楚楚模樣,一邊沙啞著嗓音低低哀求著正壓在他身上強取豪奪的洛唯。

點點如雨的輕吻落在皇甫天霽的美麗鎖骨上頭,並且在那上面製造出點點殷紅的洛唯捨不得鬆口,只因唇下的觸感好得令他流連再三;因此,就連他的手也在不知何時摸上衣裡的柔軟。

「唔嗯......嗯......」第一次與人有這種難以啟齒的親暱接觸的皇甫天霽忍不住漲紅了臉蛋,在洛唯的大掌往下摸揣、輕撫的同時,耐不住地倒抽了一口涼氣,下半身輕輕扭動,「你!唔......」

當洛唯抬起頭來望見的就是這副纖弱模樣的皇甫天霽,因此,使得他原本就幽黑深遂的黑色瞳眸於是再度加深,於是輕扯唇瓣、登時笑得很無害:「那麼......我親愛的殿下,你是否也該對我坦白點呢!?」手上的動作跟著一頓,似乎正隱忍著什麼的,洛唯的聲音在此時聽來也顯得低沉了許多,然後低下頭來望著紅著一張臉、逮著了空檔正在急急喘息的皇甫天霽。

覷著洛唯臉上那抹得意的笑,激得皇甫天霽負氣地撇首,咬牙低吼道:「我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跟你坦白!?」

「你說謊!」聽畢皇甫天霽那句出口的彆扭,洛唯當場氣鼓鼓的,揚聲:「你明明就是因為怕我在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之後,就會乾脆地拋下你自己走掉的!」

「才、才不是!」皇甫天霽的急急否認招來了怒氣隱升的洛唯故意加重了手上撫摸的力道,登時讓皇甫天霽的眼角沁出了淚珠,「唔......唔......」

「你要自己從實招來還是真要我逼供呢?殿下!?」

「你、你敢!」皇甫天霽咬牙,怒氣蒸騰地瞪視著洛唯,而後看著他忽然一個變臉,接著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故意報復他的口是心非;而,再度朝他襲擊而來的快感又使得皇甫天霽被淹沒在欲望的底部:「嗚......嗚......」

「要說了嗎!?」

皇甫天霽受不住身體開始產生的怪異躁熱,因而哭了起來,只見顆顆晶瑩的淚珠紛紛墜落在枕上,接著在其上產生一點、一點的深漬:「啊!嗚......嗚......我不要......」好......卑鄙!

「天霽,對我坦承很難做到嗎!?我只是想知道你真正的心情而已,如果你不要我走,那就讓我知道吧!天霽......」終究不忍心見到皇甫天霽難過掉淚的樣子,洛唯最後還是鬆了手,改以雙臂圈住他身下比他哭得還像是個孩子似的皇甫天霽,伸出手來不住地拍著他的背,一邊喃喃地安慰著:「別哭了,是我不好......」

「嗚嗚......我不要......」將整張臉都埋進洛唯的胸口裡,皇甫天霽繼續掉著淚,好似不會停止般地抽泣著。

「別哭了,天霽......」洛唯沒辦法,只好輕撫他的一頭烏髮,湊上鼻端嗅聞著自他身上散出淡淡的清香,忍不住又歎氣了。

唉......結果他還是讓天霽哭得淅瀝嘩啦的,當時他還信誓旦旦地向杏藍保證說他絕對會好好跟天霽談一談的呢!

「嗚嗚......」

「別哭......」洛唯沒轍地歎息,而後扳起了皇甫天霽那張哭得泛紅的小臉,輕柔地吻去了他眼角的淚水,「別哭!我只是想要你明白一點,那就是──因為你在這裡,天霽。所以我哪裡都不打算去。」洛唯哀怨地抿抿唇,他曉得天霽不肯承認是因為他害怕再度受傷與失去,所以他可以諒解,但是他卻無法同意天霽將他喜歡自己的心情給隱瞞起來。

就算他可以再度穿越時空,他也不會想回去,因為他的心已經與繫在皇甫天霽這個看似冷傲卻又彆扭至極的殿下身上了。

「嗚嗚,我不要......」皇甫天霽不斷地抽噎著,淚水奔流滿腮,纖手攢緊了洛唯的衣角,「我不准.......不准你離開我......嗚......」尾句話雖然刻意說得細聲輕語的,但是耳尖的洛唯聽見了,於是在愣足了三秒之後才意會過來。

洛唯燦爛地笑了,忍不住歡喜地收緊兩臂,揚聲輕喃道:「天霽......你真是太可愛了!」

「閉嘴!」沒想到會被讚美,皇甫天霽的臉上是幾乎可以煎蛋般的熱度,而後羞赧地撇過頭去,一雙碧眸開始不住地閃爍,看得洛唯的心頭忍不住蠢蠢欲動起來;其實自他對皇甫天霽說出喜歡他的那句話後,他的心就因為想要親近他而感到浮動,但是他不願對皇甫天霽衝動,因為他在等皇甫天霽也接納他、喜歡他的那一刻來臨。

「天霽,說你喜歡我。」

「你......!」皇甫天霽瞪眼,「這種話應該是你要對我說的吧!?」

「小氣......」望著皇甫天霽那傲然的態度,洛唯忍不住喃喃,「真的不說!?」

「不要。」

「那就別怪我囉!」洛唯綻出一抹微笑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