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天際已然黑去。

洛唯望著窩在他懷裡、被他累了一整個下午的皇甫天霽那張絕美的睡顏發著怔,盯著皇甫天霽的兩扇長睫蓋住那雙美麗的綠眸,在眼底造出優美的陰影;洛唯抿起唇來,而後緩慢伸手揪起薄被,將他們倆赤裸的身軀緊緊裹起。

想起午後的美好糾纏,洛唯忍不住甜甜地笑了出來,用手指輕慢地撩起正趴在自己懷裡熟睡的人兒鬢邊垂下的烏髮,送到鼻端輕輕地嗅了嗅。

......沒想到天霽會這麼可愛。

雖然他早就知道他不願意親口承認自己對他的感情的原因是什麼,也已經有長期抗戰的準備了,但是沒料到就在他忍不住抱了天霽之後,他這才肯對他鬆口。

因此,他在親自得到了皇甫天霽的答案之後,這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如果天霽真的堅持不肯說出來的話,他其實也拿天霽沒轍。

唉,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他喜歡這個彆扭至極的男人呢!

歎息的洛唯忍不住臉紅了起來,憶起那時候被他壓在身下的天霽全身經過欲望的沖刷,原本就清麗出塵的他登時變得更加誘人,最後,他竟然無法自拔地要了他一次又一次,直到他受不住地對著他猛流淚,一邊迭次地呼喊著“不要了”,他這才甘心地放過他。

仔細地想了想,他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的放浪形骸的行為,雖然他已經憋很久了,可是他也沒有欺負良家婦男的不良嗜好。

這其實都是因為天霽的關係......

輕輕地歎口氣,洛唯的唇畔勾起淡淡的笑,低首望著沉睡中的情人,臉上的神情在此時看來是溫柔至極;原以為自己與杏藍不幸墜機之後就會成為空難下的一具屍骸,但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有這麼好的運氣躲避過了這個生死之劫,而且還因禍得福地找到自己一生的最愛。

回過眸來瞅著天霽信賴般的睡臉,洛唯感到自己的心口漲滿了異樣的情緒,因為這個人現在就在他的身邊,而且,在他的心中是無法被誰所取代的。

洛唯笑了一笑,傾身在天霽的額上落下一枚輕吻的洛唯緩慢地勾起唇來;沒多久便望著懷中人在他懷裡幽幽轉醒,那副睡眼惺忪的迷茫模樣讓洛唯忍不住伸出手來、愛憐地摸了摸他的髮頂。

「醒來了?」

「洛......唯?」皇甫天霽伸手揉揉眼,喃喃。

「嗯,是我。」因為怕剛醒來的皇甫天霽著涼,洛唯馬上伸手撈過一件外衣披上了皇甫天霽的纖肩,輕聲笑道。

皇甫天霽回眸望住洛唯,而後慢半拍地漲紅了一張臉,彆扭地拍開洛唯擱在他肩上的手掌,懊惱地咬著下唇,「放手!」

知道皇甫天霽正在害羞的洛唯綻出一朵微笑地聳肩,「放就放......」嘖,連床都上過了還這麼害羞,不過,這樣的天霽才可愛啊!

瞪了洛唯一眼,皇甫天霽緩慢地支起上半身,沒想到當他一爬起床,便感到股間淌下一抹蜿蜒;而,知曉那陣爬過自己大腿間的冰涼是什麼的皇甫天霽當場尷尬地紅了臉,感到羞恥地踏著蹣跚的步伐離開床沿,沒料見耳畔傳來一陣洛唯的喊人聲。

「天霽,你要去哪裡啊!?」

狠狠地回眸瞪住洛唯,突然想起了自己下午被洛唯擁抱的事,兩頰忍不住又隨之發燙起來;因此,皇甫天霽尷尬又羞慚地以手掩住兩頰,咬牙道:「去淨身。」語畢,便在洛唯的狐疑目光下,步履艱難走進了房裡頭的浴池。

「喔......」應了一聲,洛唯訝異地望著皇甫天霽的身影消失在室內,壓根兒不明白自己哪裡又惹怒了皇甫天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