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留在御風城暫住的龍瑜飛被安排在燄無雙的居處隔壁的盤龍閣裡,據說這間小閣是燄無雙建來招待訪客用的,剛好龍瑜飛要暫且在御風城住下,於是燄無塵便安排他住在這裡。

聽說燄無雙的原意是要將這閣所讓交好的盤龍少主來訪之時可以住進的,只是後來自很多年前見過一次面就沒有再見過了,僅以書信互通有無而已。

這日晌午,用過午膳後的龍瑜飛一個人坐在閣裡的小廳上,正用心地翻著一本書,雙眼的目光始終未能分心抬起一會兒,就連城裡的下女給他端上好茶,也只得了他的一聲謝,便又沉默無聲。

燄無塵忙完了手邊的事,順路走到閣裡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無聲地扯扯唇角,燄無塵走近廳裡,故意讓自己的步伐在地上蹭得大聲些,好讓閣主可以注意到有人進屋裡來了,只是沒想到龍瑜飛專注得很,連一絲的注意力都不願分給他。

直到他噘著嘴,伸手搶過了龍瑜飛正在翻閱的那本書為止,龍瑜飛才將一抹疑惑的眼神挪了過來,一見是他,忙不迭地扯起唇角:「無雙!?妳哪時候來的,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呢!?」

燄無塵努努嘴,好笑地揚揚手裡的書冊,道:「我早就來啦!而且我還故意磨地磨得好大聲,但是你都沒聽見,只顧著研究你的書。」末了,還故作哀怨地喃喃著,逗笑了龍瑜飛。

「呵呵!對不住、對不住!妳也知道我想來就是這樣,一旦專心起來是什麼都看不見的。」

「也是。」燄無塵撇撇唇,「好吧!這次就放過你了。」皺了皺鼻尖,他笑了笑。

「真是的......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妳的脾氣還是一樣嘛!」龍瑜飛微笑。

「什麼?」燄無塵那雙閃爍的美麗大眼隨著那張絕色的臉龐的湊近而讓龍瑜飛的呼吸頓時停止,但是他自己卻沒有發覺,仍舊綻著微笑。

怔了半晌,感覺面龐拂過一縷輕盈的淺香的龍瑜飛倏然回神,「......一樣難纏。」

「哈哈!」燄無塵仰頭笑了,但又驚覺他的笑法太過男人而止住了笑意,於是尷尬地斂起了笑容回視著龍瑜飛那張似乎帶著一絲著迷的俊顏,赧顏道:「我哪有難纏啊......」

「......」

見龍瑜飛沒有回應,燄無塵這才回眸,疑惑地再度湊近他,伸出一隻手來在他面前揮了揮之後還大聲地呼喊:「你怎麼了,龍大哥!?」

被這聲不在預料裡的叫喚給驚回了神志,龍瑜飛不好意思地望著燄無塵紅了臉,「沒......我沒事。」

「喔,那就好。」燄無塵望著龍瑜飛露出一抹美麗的淺笑,「我剛好把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我就來陪你找一找可以克制冰毒的植物吧!」自懷裡抽出一本薄薄的書冊揚了揚,燄無塵笑得十分愉快。

「......」龍瑜飛僅是定定地望住他,眼神於此時看來若有所思。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