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茶坊》番外篇:十六歲/10


終於擺脫了煩人的麻雀,安倍霏霏沿路回到暫居的住處,同前幾日一樣地在玄關前頭迎來了玉藻的等待。

「主子,妳回來了。」玉藻盡責地自動接過了安倍霏霏手上的包包,然後看著她脫下鞋子,俐落地換上了室內拖鞋,跟著無語地走進了屋裡。

「幫我泡杯哈密瓜牛奶,要熱的。」連頭也沒回的安倍霏霏一腳踏入小客廳裡坐下。

「是的。」玉藻立即跟了上去,走到小廳裡頭的他先將包包放在一旁的矮櫃上方,最後回眸瞅著剛自浴室裡頭出來的貘,遞過了一枚冷眼:「替主子泡杯她常喝的哈密瓜牛奶過來。」

貘白了眼老愛使喚人的玉藻,不馴地哼了聲:「臭狐狸,我可不是你的手下,要泡的話就自己去泡。」冷冷回了句,貘隨步走進他的房裡。

他剛才才自浴室裡頭沖完身體後走出來而已,難道那隻臭狐狸是眼瞎了嗎!?他也是很忙的好不好......

「......」玉藻的雙眸閃出一絲火花,冷冷喝問:「這是主子的命令,你想偷懶不做事是嗎?」

「我可沒聽見她說話。」貘在房間裡便聽見狐狸又在外面鬼吼鬼叫的,連忙不屑地頂了一句回去,沒想到坐在沙發上思考的安倍霏霏會主動開口,而且一開口就是一句言靈。

「快去給我泡來,貘!」話語中不帶一絲情緒、顯得淡漠如冰,讓兩隻式神知曉現在安倍霏霏的心情似乎並不是很好,於是貘在咬咬牙之後走出了房間,跟著不停碎碎唸地踱向了廚房去準備。

這個臭女人,竟然使用言靈來對付他......

等到他心不甘、情不願意端上一杯熱騰騰的哈密瓜牛奶,安倍霏霏這才被杯裡散逸出來的香淳味道給吸引,回過神來的她探手端過杯子,就口輕啜了起來,唇畔揚著一縷難以見到、帶著滿足的淺笑:「......好喝。」

玉藻站在一旁看著自家主子在喝光杯內液體、終於肯放下杯子的時候,忍不住歎氣了:「主子......」

「什麼?」一向不是很多話的她就算面對有如自家人的式神也還是只有兩個字。

「妳難道沒發現嗎?」貘冷笑地環胸立在她的右側,微微彎身探首,在她耳邊附聲:「妳這樣子還算是個頂尖的陰陽師嗎!?真是笑死人了......」

安倍霏霏將唇一抿,沒有回眸地輕聲啟唇:「這點東西不算什麼,我還沒放在眼底。」

貘聳肩地涼笑道:「這真是好大的口氣啊!女人......」

「主子,雖然那的確不算什麼......但是留著總是不好的。那東西會累積......」會憂心忡忡的就屬她的式,妖狐玉藻了。

「我知道了。」安倍霏霏歎氣,而後淡淡地抬手往自己的身後一個彈指,唇邊喃著聽不清的咒文,最後鼓氣大喝一聲:「去!」只見逼縷黑色氣團在她大喝之後,就這樣憑空散在空氣裡,不復存在了。

玉藻登時鬆了口氣:「主子,妳是否遇上麻煩了?」

「她自己本身就是個麻煩吧!?」貘咧嘴笑了。

「你閉嘴!」玉藻怒瞪了貘一眼。

「臭狐狸,你說什麼!?」要槓就來槓啊!他才不怕這隻臭狐狸!

「這點小事其實不算是什麼麻煩。」安倍霏霏抬眼對上快要當場打起來的了隻式神,面無表情地輕聲說:「反而很有趣呢......」揚著笑。

將話串給聽畢的玉藻與貘忍不住互視了一眼,都覺得他們的主子今日實在是很反常......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