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4

自水無情出走朱雀閣那一日,整座後宮便不得安寧了。

在李臥炎這個輔國大臣因病告假朝堂幾日之後,水無情則是連夜搬到皇帝水無玨的乾清殿裡小住,擺明了是在與李臥炎鬧著脾氣,而這種孩子心性的行為已經嚴重擾亂到水無玨的情緒,只是礙於水無情是他名義上的父皇,勸不得也說不得,只能默然地任由水無情宰割。

唉......臥炎什麼時候才要把這個愛鬧脾氣的上皇給接回去侍奉啊!?他都等了這麼多日了卻還在望穿秋水......

他實在好想偷個空到『他』那裡去轉一轉啊,偏偏給這上皇絆住了腳,嘖!不知『他』有沒有乖乖地在恭候他的大駕呢......

耳尖地聽到水無玨歎氣,水無情將望著窗外的視線挪了回來,愛笑不笑地瞇著眸子:「怎麼啦?沒想到向來聰慧的陛下也會有歎氣的一日呀!?」

這還不是拜您所賜!

坐在桌邊翻書的水無玨沒膽子敢把心底的話給說出口,只能瞥了水無情一眼,默然抿唇。

「父皇,您沒事的時候都是這樣的嗎?」水無玨瞄瞄他,雖然他們名為父子,但是其實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因此,他們相處的模式幾乎是像朋友那般。

再說,他都已經二十歲了,按理說他的父皇應該是個老頭子才對,但是......

看看水無情那張仍然一如玉般白皙美麗的臉龐與優雅身段,看上去也不過比他大上幾歲而已,這點不知有多麼可怕啊!

依他看,反常即為妖邪之說應該是正確的......

水無玨思索著,沒料到水無情已經踱離窗邊來到他的身畔,接著張著一雙鳳眸定定地望住他,唇邊帶笑。

「什麼這樣!?」

「沒、沒什麼......」發覺那抹笑容裡頭有抹難以忽略的陰謀感,水無玨趕緊搖手。

要說他對自己的父皇印象最為深刻的地方,那應該是他總是不懂他究竟在思考些什麼吧!他覺得不管父皇的一言一行或是一個微笑,其實都是有意義的,只不過看的人不懂,也許只有他自己才瞭解吧。

水無情扯了扯唇:「聽說最近有大臣抱怨你處理事情的方法不太妥當,是嗎!?」

水無玨因此縮了縮肩,瞄向水無情的眼神裡有抹畏懼,忍不住陪笑:「......朕會注意點的。」

「好吧!你自己明白就好。」水無情瞥了眼水無玨,笑了。

好......好可怕啊~他的狐狸父皇!他那抹笑容好似在對他威脅:『如果你再犯相同的錯誤的話......』

水無玨冒起冷汗,「謝父皇。」

「嗯。」

見水無情又回復那副心不在焉的表情,而他的眸光卻是瞄向窗外的方向,似乎意會了什麼的水無玨忽然開口:「父皇。」明明就在等他來呢,為什麼還要說謊騙自己不在乎呢!?

「嗯?」水無情漫應了一聲,恍神去了。

那一年也是跟今天一樣啊......

「您難道不打算回去跟臥炎道歉嗎?」

水無情回頭瞪住眼前的愣小子,生氣地說:「我需要道什麼歉!?要道歉也應該是他來向我道歉才是......」

聞言的水無玨只能無聲地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反正這一次一定又是您做錯了才是吧?臥炎的脾性向來敦厚的......」

水無情將鳳眸一瞇,冷道:「這次還是他錯!而且還是錯到底了!」

「父皇啊......」水無玨無奈地歎息,「這宮裡沒人不知道您很傲嬌。」

「誰傲嬌啦!」水無情被氣得臉頰微紅,拚命嚷著:「那愣呆子不管過了多久還是個愣呆子,連我的心都不懂!」

「但是您不就是喜歡像臥炎這樣的愣呆子嗎!?」這能怪誰呢!?

水無情被堵得沒話說,只能負氣地撇過微微赧紅的臉,沉默:「......」

說的也是啊!誰讓他喜歡的人就是個愣呆子來的!?

「父皇啊,你們都走到這一步了,還有什麼話不能攤開來說的嗎!?比起那些相戀卻無法在一起的人,你們真的很幸福呢......」

瞄著水無玨繼續唸,水無情無語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