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見東宮沒有接話,李翔麟繼續說了下去:「太子殿下可知在背後操縱這幫刺客的人究竟是誰!?」

東宮聞言之後,不禁無聲地挑眉哂笑,順便推托:「本宮哪裡會曉得呢!?莫不是王爺在外頭惹來誰看的不順眼吧......」

李翔麟的面色變也沒變,雙眸銳利地撇撇唇:「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為何臣連想都想出來會有誰這樣膽大包天,竟然膽敢襲擊皇族!?」

「像這類的宵小沒有什麼不敢做的事情,王爺。」東宮忍不住微笑道。

「或許真是這樣子吧......」李翔麟不悅地攏眉,望向東宮那張似笑非笑的淡然神情,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開門見山說:「其實,臣在那一夜也受邀參加了尚書大人的晚宴,在我們私下密談的時候,他甚至與臣提過了太子殿下您的事。尚書大人提出條件要臣與您站在同一線,為此,他還小小地警告了微臣。」

東宮聽完這些話,馬上斂起了適才的淺笑,「王爺究竟想說些什麼呢!?」

李翔麟忽然沉默地望向東宮,就在東宮皺起眉頭來之後,這才開口輕聲地說:「本王無意與殿下您結盟。」此話一出,東宮的神情由淡然轉變成冷凝,但是他沒有因此害怕或退縮,反而用堅定的眼神迎視著東宮那道咄咄逼人的眸光。

「哦......?王爺您回覆的這個答案就是代表著不將尚書大人的威脅看在眼底的意思囉!?」

「不是這樣的,殿下。」李翔麟一口否認,眼見東宮面上的寒氣有加劇的趨勢,連忙搖頭:「臣根本沒有想過要與殿下您結盟或是對立。」

「哦?那不然呢!?」

「臣保證不會干涉或阻撓殿下想要做的事。」

東宮懷疑地繞高了眉:「......是這樣嗎!?」

「本王相信一向仁心的殿下不會做出什麼有辱己身與皇家之事。」

東宮瞪住他,一時默然無語:「......」真是好個李翔麟!想用這套說詞來約束住他的行動嗎......

「所以,臣斗膽,還請殿下高抬貴手,放過本王與相關之人吧!」

東宮沒有回應地托著腮,睨著李翔麟一會兒之後,這才點頭同意:「好吧!那麼,你要給本宮什麼相對性的保證,做為你不會食言的依據呢!?」

「這......」李翔麟當下猶豫起來,不是他不肯給予東宮保證,而是他不知該用什麼方法讓東宮對他再不起疑心。

「怎麼了!?」立即看穿了李翔麟的猶疑,東宮歪首輕嘲道:「王爺您應該不至於連這點小保證都不給本宮吧!?如果是如此的話,那麼你要本宮如何相信你呢!?」

「不是的,殿下......」李翔麟蹙眉,「臣只是在傷腦筋,該怎麼讓您相信本王而已。」

「原來如此,本宮明白了。」東宮微笑地頷首,挪開一直膠著在李翔麟身上的視線,轉而瞥向一旁在跟他行過禮之後就一直保持著沉默的飛鳳,「本宮有個提議,不知王爺您覺得如何?」

「殿下?」

東宮見李翔麟露出詫異的表情,於是輕笑:「請王爺不如就將飛鳳留在本宮這兒作幾天客吧!?」

飛鳳一聽見自己被指名要當人質,馬上嚇得回神過來:「什麼!?」

李翔麟一陣訝然:「殿下......」

「您當然也有權利說不的。」東宮得逞似地勾唇淡笑起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