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無言地瞅著東宮那張意有所指的表情,李翔麟在當下,不由得猶豫地抿了抿唇,目光遲疑地挪向一旁的飛鳳,只見他露出一臉不安的神色,也回眸盯著他。

......他知道自己不能將飛鳳留在這裡。但是,這是東宮提出的條件,如果他不答應的話──

李翔麟登時陷入兩難之中。

「王爺......」飛鳳憂心地撇首迎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東宮微笑地攤攤手,說:「本宮覺得這是一件很公平的交易。」

轉過眸子的李翔麟不得不在此時出聲:「......殿下真的一言九鼎!?」

東宮傲然地昂起下頷,為自己做下保證:「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李翔麟攏緊了眉尖。

沒立即聽見李翔麟的回應,東宮也不焦急,只是一派好整以暇的模樣瞅著殿堂下方的兩人,接著勾了勾唇角。

「飛鳳。」沒有任何法子可以想的李翔麟隨後轉向飛鳳,與他討論,「如果你真的不願意,本王也不會勉強你的......」語畢,他不由得皺起眉來。

飛鳳望著李翔麟那張為難的表情,不禁慍怒地挪眼瞪了坐在殿上的東宮幾眼,而後再回眸過來盯著李翔麟那副傷腦筋的樣子,「王爺......」

「不過是在本宮這兒做客一陣子而已,又不是讓你們闖什麼龍潭虎穴,有必要戒備成這樣嗎!?」東宮忍不住嘲弄,將載滿了輕嘲的眼神瞟向飛鳳,馬上就成功地激起了飛鳳的好勝心。

飛鳳頓時還以顏色地傲慢睨著殿上安適端坐著的東宮:「王爺與殿下不同。王爺仁德慈心,就算對飛鳳也是一樣的態度。」然而,他面前這個愛擺架子的太子殿下可沒有李翔麟那種服人的皇家氣度了!

似乎覺得飛鳳的反應很有趣,東宮不由得扯著唇,「哦?本宮和王爺哪裡不一樣了!?」

飛鳳毫不客氣地撇唇,速答:「很多地方。」

李翔麟見狀,不禁皺眉輕斥:「飛鳳,不得無禮。」

「是......」飛鳳當下不快地抿唇不語,僅是瞪了正露出一臉興味的東宮一眼。

李翔麟無奈地迎上東宮的盯視,說:「飛鳳要與本王一起回府,能否請殿下容臣回府之後再行另想法子來補償殿下呢!?」

東宮卻是搖搖頭,微笑地否定:「這可不能。」只要是被他看上的東西,他就要想辦法去得到手。當然,就連人也不例外。

李翔麟登時無語地蹙眉,正想開口勸說:「殿下......」

「本宮心意已決,王爺。」東宮皮笑肉不笑地阻止了李翔麟那未竟的話,在一個彈指過後喚出了一直藏在殿裡的暗衛們,讓兩人的神色跟著一變:「如果您再開口與本宮爭論這件事情的話,那就莫怪本宮無情了。」東宮仍舊親切地微笑著,但他語氣中夾雜的那絲威脅冷喝與暗衛們的緊迫盯視,頓教兩人立即抿緊了唇瓣,沒敢再說上一句話。

這擺明了就是強迫就範。

最後,沒轍的李翔麟在與飛鳳互視了一會兒之後,李翔麟本欲再度與東宮陳情,但是卻教飛鳳投來的一個眼神加以制止。

於是,李翔麟滿眼複雜地看著飛鳳轉向東宮。

「好,殿下既然決意如此,那麼飛鳳也就不客氣了。」飛鳳在心底命令自己不要害怕,硬是與東宮對上了眼,撐著他最後一絲的傲然,說出了這句話:「只是,等到時間一到,就請殿下通知王爺派人進宮來接飛鳳吧。」

「飛鳳......」

「這是當然。」望著飛鳳眉眼間洩出的一絲憂慮,東宮微笑地應允。

新的玩具就這樣到手了呢!

即使當初他派去攔截鎮南王的殺手們失敗了,卻也還是成功地引來了鎮南王的注意,甚至與他做起談判,光是這點就值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