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五章第五節/單純 (附記:他是可親又可愛的天師......)  >>裝可愛被打

 

他跟江臨水一起行動起碼也有一個月了。

尹容這樣想著,若是問他對眼前的這個人有什麼感覺的話,他大概只有幾個字可以形容他了吧!

那就是──『天真單純愛計較』。

不語地看著江臨水低頭整理著身邊的行李,尹容覺得他實在很難捉摸住江臨水的每個想法或是行為。他的脾性就彷彿老天似的,有時颳風有時下雨,有時星光有時月明,老是不按牌理出牌,這樣的他,根本就讓他難以去了解。

不過,好在江臨水的心地似乎不錯,在他們同行的這段不短的時間裡頭,他知道他有時候說風就風的個性其實都是說來練嘴的,根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那類,而且有時候路見不平還會自己撈過界的熱心人。

但是這樣的他,他其實並不討厭。

和在劍莊裡面生活的那些人不同,江臨水的身上多了點毫無城府的純粹,讓他就算對方再怎麼老是拗他、欺負他,他還是無法很徹底地討厭他。就像他現在笑著一張臉,用一道別有所圖的眼神直瞄他,以為沒有人可以看穿他內心的想法這點,竟然也能夠讓他覺得這樣的他非常可愛。

不過這些話他是死都不會對他說的。

尹容淡淡地揚了揚唇,看來如果能夠和江臨水繼續同行下去,倒也不是一件壞事。只是呢,他必須把心臟給練強點,以免老是在他又去招惹事端的時候,把自己給氣的半死......

沒多久,江臨水抬起頭來,訝異地望著尹容的碗裡還剩餘大量的肉片,於是忙不迭地問他:「怎麼,肉不好吃嗎?」

尹容只是緩慢地搖了搖頭:「不,我不喜歡吃肉......」

「那你之前怎麼沒說!?」江臨水大驚。

「因為沒必要。」

以為尹容又刻意在兩人之間劃出一條隔閡的鴻溝,江臨水不高興地把嘴一抿:「我不喜歡強迫別人。既然你這樣說,那下回我會記住的。」

即使知道對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不想解釋的尹容淡淡撇嘴。

江臨水揹起了包袱,對著還坐在椅子上的尹容說:「如果吃飽了就上路吧。」

正在喝茶的尹容難得抬起頭來同他回應:「不買些乾糧再走嗎?離天劍山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江臨水瞪大雙眼愣了一下子,最後才意會地擊掌,隨後用著感激的眼神瞥向尹容:「乾糧!?喔~對喔,之前那些都已經吃光了......」

「嗯......」

稍微摸了摸袋子裡的銅錢,江臨水微笑地說:「那麼等會兒去舖子裡頭買些許帶上路吧!」

「嗯。」看來他們之前弄來的錢似乎還夠用。

「然後順便把先前得到的值錢東西給賣一賣,有少許錢在身總是好的。」

尹容瞄了眼有些沾沾自喜的江臨水,跟著站起身來,用眼神示意小二過來結帳,沒想到小二有些為難地扯過掌櫃,並且跟著掌櫃的到他們桌邊來了。

「尹公子,這點東西就當初說過由本店招待了,不算錢的。」掌櫃的笑咪咪地說,看著尹容皺起眉頭,於是又繼續說下去,讓尹容無法順利接話:「從這兒再過去就是紅梅莊的領地了,他們那裡老是傳出有男丁失蹤或是死亡的消息,請兩位公子要特別小心啊!」

江臨水壓根沒管他說的那什麼紅梅莊事件,他指聽到這桌飯菜不算錢的這一句,於是樂得呵呵笑了起來:「謝謝掌櫃的,我們會自己注意的。」說完,便扯著身邊的尹容踏出客棧的門外,直到尹容甩開他的手為止。

「我什麼話都還沒說......」

「走了啦!掌櫃的都說不算你錢了!」江臨水樂了樂。

白了眼江臨水,尹容猶豫地回頭:「但是......」望著掌櫃的和小二站在門邊向他們擺手送別,尹容還是覺得這樣不太好。雖然他在無意中打跑劫匪,但是他並不是要以此為原由,去勒索掌櫃的和小二的。不是說:施恩不忘報嗎!?何況他做的事情也不是抬手施恩......

「那是人家的美意,你就接受吧!」江臨水說,「有接受才有繼續付出的機會嘛......如果你真的在乎,那咱們在回劍莊的路上就多做點好事情來回饋吧!」

尹容沉默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