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命運的相會” 篇 7



(主人...)突然,立於門前的蜜夜輕呼一聲,掩袖了,那瞥向陰陽師的眸中帶著一抹訝異。

陰陽師對著她點頭微笑,因為感應到離晴明邸不遠的一條戾橋上似乎出現了一位麻煩人物,(今天的訪客還真多呢!蜜夜,這下子,廊上的酒可以不用撤下了...)
雖然他並不認為來客會與他一同坐下來喝酒。

(是的,主人...)
蜜夜這麼說著,微彎著身,立即回頭去,再度打開了晴明邸的那扇ø有桔梗印記的大門。

(唔,就先這樣什麼都不做吧...)陰陽師搖著扇子,露出笑容。

◎◎◎

來客與兩名穿著水干的童子立在晴明邸的大門前方,那領頭的男子覺得十分奇怪,看著晴明邸的大門洞開,卻反而不太敢冒然地踏進大門裡,深怕中了對方的咒術。

這時,門裡那位坐於窄廊上的秀麗男子輕輕開口了:(進來吧!如果您是來找我的話...)

被這樣一搶白的那位不知名男子隨即赧顏了,沒想到對方很大方地邀請他進門之下,無措地邁開腳步,踏進門裡頭。
再怎麼說他都是一名術者,他有他的傲氣在,而且,他今天原本就是要來找這個人的。
(請問您就是那位安倍晴明大人嗎!?)徐徐地朝著窄廊前進的這名方臉又小眼睛的男人這樣對著廊上的年輕男子問著,心底暗自肯定他應該就是這座宅邸的男主人,那位有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

只是,沒想到他會是這樣一個年輕又貌美得不似平凡人的男子,他還以為安倍晴明該是一個法力高深的老頭子才是。

這個男人輕想著,傳說安倍晴明能降妖伏魔的事也該不會是假的吧!?
他打算來試他一試。

陰陽師點頭頷首,(是這樣沒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男人聽了不禁輕笑,果然如此!
於是他乾咳了聲,(咳!是這樣的,我聽說安倍晴明大人是位非常厲害的陰陽師,所以我想要來跟您一起問道...)男人這麼托詞,陰陽師不慌不忙地露出淺笑。

問道嗎...?

陰陽師笑得神秘,思索著男人的話,再瞥了他與身邊隨侍的兩名童子一眼,隻手伸進自己的袖裡頭,並且輕喃了一串咒語,不讓那男人發現。
(去──!)

(喔...可是不太湊巧的,我今天還要再招待一位客人,能否請您改天再來一趟呢!?)微微瞇著鳳眼的陰陽師不知為何地,他笑得非常地愉快,盯著那男人覺得很是失望地低著首,但是沒過一會兒,他又把頭抬起來了。

(好吧!那麼我隔日再來吧...今天真是叨擾了...)這名男人就想這樣打了退堂鼓,反正安倍晴明又不會跑掉...

原先,男人是這麼打算今天就這樣罷了,但是沒想到當蜜夜又再度打開大門送客時,這男人竟發現他的隨身式神不見了蹤影,所以再回到土御門上的晴明邸,晴明邸的大門並未闔上,而且,陰陽師正笑吟吟地瞅著衝進大門的他看。

(安倍晴明大人...請您把東西還給我好嗎!?)男人驚慌地說著,陰陽師卻裝著一點都不知情的模樣,瞥著他。

(哦?我拿了您的什麼東西嗎!?)陰陽師露出惡作劇的淺笑。

(拜託!求您還給我吧~~)男人一邊哭喪著臉,一邊哀求說。

陰陽師見他如此,也不好意思再整他了,於是一揮袖,揚起手來指著大門外頭:(他們在那兒呢!我只是要他們去買點下酒菜罷了...)陰陽師故意搖著扇子,而後哈哈大笑。
誰讓他善者不來呢!
這只是一點小玩笑...

男人一回頭就望見那兩個式神正一臉無措地望著他看,手裡還提拿著油紙包,因此他感激地直叩頭,(謝謝您!真是謝謝您!)

陰陽師微笑,(罷了,下酒菜你就帶回去吧!就當我們有此緣份...)

男人臉紅地點頭同意後,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隻筆來,在白紙上頭寫了幾個字後便遞予了陰陽師。

(要是以後用得著我,請晴明大人不用客氣!那麼我就告辭了...)

陰陽師笑著送走來客,然後再回復他那張吝惜笑容的冷淡臉龐。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