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姐可要努力點了,不然妳絕對會被相爺給丟出相府的。』

門外佇足了許久的應龍飛恰好聽見了自緊閉的門板裡頭傳出了這句話,面色忽地一怔、沉凝住了。

原來......馬芸芸在與右相做了這個約定之後,這才前來主動接近他的嗎!?......

無言地握緊手裡的短弓,應龍飛的心底瞬間蒙上了一層淺灰色,心頭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事實給傷害了,於是他沉默地抿著唇,頓時感到一陣忿怒自心頭緩慢升起,然後逐漸飆高、霸道地佔據了他的全部思考。

怎麼會!?

他原本相信馬芸芸是個可親而有智慧的女子,也以為她是真的喜歡他,這才對他死拖活纏的,但是這個事實卻在這個瞬間被他人的幾句話給一個勁兒推翻了,在得到真相的剎那間,他跟著心冷的時候竟也無所適從起來。

馬芸芸欺騙了他。

「......」默不作聲地站在門外的應龍飛瞄著手上已刻好名字的弓,忽然覺得這一切很可笑;他用真誠的心意換來的卻是一個欺騙的謊言,對方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在意他這個人。

朋友,不是就該以誠與真心相待嗎?

那麼......為什麼他這麼做了卻得到假象當作回應!?

應龍飛緩慢抬首,登時感到既難過又傷心,或許馬芸芸只當他是個達成目的的棋子而已,或許他們的友誼原本就不該存在;雖然如此,應龍飛還是有自己的堅持。

或許馬芸芸根本不需要,但是他無法對自己食言。

於是,在思索了一下子之後,他徐緩地抬起手來輕輕叩門,然後便聽得門板被人打開的聲音,「馬小姐在裡頭吧?我想把一樣東西交給她......」

應門的是綠兒,她雖然疑惑為何應龍飛的神色會這麼凝重,但卻也跟著點點頭,然後才轉頭呼喊她家小姐,「小姐,將軍在外頭等妳。」

馬芸芸聞聲之後便倏地奔到門前,讓綠兒先退至一邊才開口,「將軍有事找我?」

「這個......是我答應要送給妳的,上頭也已經刻好名字了。」把短弓遞上給馬芸芸的應龍飛這麼說著,表情淡漠如水,與之前的開朗模樣差上十萬八千里;馬芸芸當場就發覺了不對勁,一個訝然抬首之後,不禁定定地覷著他的臉發愣。

......將軍的心情不好嗎?怪了,在用晚膳之前還好好的啊......

「喔......謝謝你。」伸手接過,馬芸芸在無解之下目送著應龍飛離開門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