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橙紅夕落盡掩於黑幕深底,夜晚的朱雀大路上開始瀰漫起一股夜晚降臨時才會有的薄霧,漫天遮掩的白霧讓四周的景物都跟著扭曲而看不清楚。

靜謐圍繞的此時,有群不祥的烏鴉凌空飛越,而且帶來一串串哀淒的叫聲。

就在此刻,一輛樸素的牛車自霧裡緩慢出現,車輪駛過路上的軋軋聲響擾亂了四處原本的安靜,戳破了黑夜的沉默詭譎;而,拉著這輛牛車橫軛的是隻黑牛,牛隻的另外一邊則是伴著一抹穿著十二單衣的美麗纖影,由她一同領著黑牛緩緩地在漫天大霧裡往前行走。

沒有多久,自車子裡頭緩慢傳出了一道清冷的淡淡嗓音。

「蜜蟲,到了嗎?」

「是的,晴明大人。朱雀大路就在盡頭了......」蜜蟲帶著淺笑停下了腳步,然後立在車簾前頭彎腰地說著,聽著自簾裡再度傳來清楚的聲音。

「好,接下來妳就照著在出門前,我所吩咐妳的那樣去做吧!」聽著那道淡淡而柔軟的聲音接下她的語尾這麼說著,而沒打算動手揭開簾子的蜜蟲便朝著車簾的方向彎了彎身,衣袖輕輕地一攏,當作是回應。

「是,晴明大人。」

坐在車裡的晴明耳畔滑過蜜蟲的應和聲之後,便悄然地抿起唇來,感覺座下的牛車在蜜蟲又領著黑牛起步的時候又開始動了起來;接著,牛車便向左、向右地橫走了好一陣子,就在晴明於黑暗裡頭睜開雙眼的時候,整輛牛車便已經穩穩地停在深夜的朱雀大路上了。

晴明使用了方違之術,避開了幾處凶星方位之後,再度讓牛車駛上他要前往的目的地上頭。

「晴明大人,目的地到了。」蜜蟲緩聲說畢,牛車的車簾忽地被人一把撩了開去,只見剛才還安穩坐在車內的晴明伸手揭開了隔絕外頭的布簾,一雙眸子在暗夜中閃爍著難解的光點,將簾子繫在車柱邊沿,跟著自懷裡摸出一封信來。

「火精。」晴明緩慢地抬起左手,再將食指與中指併齊之後挪向自己的唇邊施咒;瞬間,只見自他的指尖上頭依咒冒出一簇明亮的火光,因此照亮了周身與那張被他攤開的信件,晴明把眼兒一瞇,望著其上的墨字不語了半晌。

這封信就是在下午的時候自某人那裡派人送到他手上的一封急件,似乎是因為最近的夜裡頗不安穩,很多法師也都紛紛遇上了妖物襲擊的事件,而,『那男人』在聽見了風聲之後,便要左、右大臣去想辦法解決;只是,那兩隻九官怕死得很,在這種情況未明的時間點根本就不敢大剌剌現身,深怕自己也成了下一個受害者。

結果,他才會收到這封請託的信件。

總之,又是要他想辦法吧!

「蜜蟲......」

抿抿唇的晴明無語了一下子,接著才啟口喚來隨侍的式神,正想出聲交代什麼的時候,卻忽然望見了牛車的前方正起了一陣詭譎的大霧,眼見大霧掩蓋的範圍愈來愈大、而且正朝著他們的方向淹沒而來的晴明心下一怔,瞬間訝異地睜大了雙眼,忍不住皺眉低呼一聲:「糟了......」

有異狀!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