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另一方面。

自安倍恭平離去之後,藤原景藉著送東宮回殿的理由,與東宮一前一後地走在長長且只有微弱火光照耀的幽暗廊道上面。

兩人各懷心事地沉默著,使得廊道上只能聽得見他們的腳步聲與風聲應和這寂靜的夜。

此時的藤原景正瞇著一雙帶著思考的瞳眸,神色冷肅地緊盯著東宮那擋在他身前的直挺背部,無語地沉默。

而,東宮似乎敏銳地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人拿著一雙炯然的眸子瞪住自己,那道太過熱烈的目光讓他不甚自在地背著藤原景皺起眉來。

雖說這個藤原引起了他的興趣沒有錯,但他總是下意識覺得這個男人並不是那類總是不時巴在他身邊討好、能夠隨意唬弄的男人。

踩著輕慢的步伐,東宮猝不及防地停下了往前的腳步,頓時也使得一直跟在他身後、神志卻在四周游移不定的藤原景一股腦兒地撞上前去。

最後,兩人不約而同地發出哀叫聲。

被背上的疼痛吸走了他全副的注意力,東宮於是伸出了一手,笨拙地摸揣上了背脊,皺眉輕呼:「......好痛。」

藤原景則是抬手撫著撞疼的鼻尖,眼眶跟著紅了:「......疼!」

東宮回過頭來看向他,眸光底的那一絲情緒在略顯詫異之後轉成讓人能夠明辨出來的深濃笑意,說:「藤原大人,您也總是這樣亦步亦趨地跟隨著其他人的嗎!?」

藤原景沒放下撫著痛處的手,也沒有開口回應;無言了一會兒,登時在明瞭了東宮那句明著打趣、實際上是消遣他的話意之後,只能用雙眼狠狠地瞪住他,充當報復。

「不。」

東宮放下撫背的手,覺得有趣地勾起唇來,故作無辜地問:「那麼......安倍大人呢?」

藤原景立即蹙眉:「什麼?」東宮究竟想說什麼!?

東宮刻意瞟了他一眼,隨後繼續問了下去:「本殿是指......您對安倍大人也是這麼亦步亦趨的嗎!?」

「怎麼可能!」愣了一下子,藤原景察覺了對方話意裡的暗指,於是尷尬地漲紅了整張臉。

誰......誰會亦步亦趨地跟在一個明明就是個男子的人的身後啊!?這東宮殿下......竟然敢問他這麼驚世駭俗的問題!

見自己提出的疑問似乎嚇到了對方,覺得甚是有趣的東宮難以抑制地抖著唇角,「本殿想......藤原大人您誤會了。」

「誤會?」

「本殿是說在剛才的前不久,您突然間跳出來,並且從本殿的手中搶過安倍大人那回事。」

原來東宮是指那一件事。

藤原景的眼神馬上轉為闇沉,在抿唇之後,開口說:「難道殿下不覺得您剛才的舉動實在是有些失禮與輕浮嗎!?」

他失禮與輕浮!?

東宮在一個訝異瞠眼之後,望著藤原景那雙盛著些許敵意的眼瞳,笑了:「哪會呢......其實當時本殿只是想要伸手拍拍安倍大人的肩膀而已,這難道也失禮了嗎!?」

藤原景瞪著東宮一邊狡笑地為自己的行為做出有理的辯駁,讓他當下拿他莫可奈何。

「安倍大人是個有趣的人呢!藤原大人應該也這麼覺得吧......」

「藤原倒是覺得安倍大人不是誰能夠戲耍在手心的人物。」藤原景冷冷地說。

「是這樣啊......那麼,本殿明白了。本殿會去找個可以戲弄的人來排遣一下多餘的時間。」

藤原景不解地望著他,直到東宮立在他面前,與他僅有幾吋的距離。

瞪著眼前這張突然放大的俊逸面容,藤原景卻為此刻對方的近逼而生出一絲的厭惡感。

發覺他眼底的怒意與厭惡,東宮驀地笑了,「比如:您。」

藤原景驀然將雙眼大瞠,倒抽了一口氣,神色一變。

東宮的微笑裡有抹不容錯認的邪佞:「如果您不在意安倍大人,那就不會一直跟在他後頭了,也當然不會撞見我們的交談,您說是嗎!?」

......原來他早就知道了!

「今日有勞您送本殿回來,藤原大人。」

藤原景陰著面色,神情稱不上好看地覷著東宮笑著背過他,起腳離開原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