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真是隻狐狸。

自那日深夜將出殿來夜遊(!?)的東宮安然地送回他的寢殿之後,藤原景便一直告訴自己,對東宮那隻狐狸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其實再想想,如果不是自己看中了安倍恭平的話,他何須要與那狐狸打照面甚至是面對對交手!?

可是他也很明白,對於自己會去惹上這位身份尊貴的煞星,其實他也不該去責怪誰。因為這是他單方面對安倍恭平的欣賞所造成的在意料之外的麻煩後果,怪不了誰。

神色看上去有些頗為無奈,藤原景頓時莫可奈何地歎息。

走在陽光紛紛灑落的長廊上的他,正準備起腳繞過陰陽寮的時候,沒想到卻碰上了恰好要進陰陽寮來的陰陽師。

「安倍大人。」基於禮貌,藤原景不由得主動出聲打了個招呼,雖然這會兒應該是由位階比較低下的安倍恭平向他開口才是。

安倍恭平一愣,意料之外的表情讓對方看穿,於是在藤原景的盯視下,甩去了微訝的神色之後,馬上啟口做出平時該有的禮貌性回應:「是,藤原大人您真早。」

「您不也是!?」

「是。」

望著安倍恭平維持著禮節的稱呼與回應,藤原景感到被排斥地皺了皺眉:「......今天陰陽寮內裡也很忙嗎!?」

「是,陰陽頭大人提過有事要交辦給在下。」仍是守禮的回答。

藤原景忽然瞪住他,沉默:「......」

「藤原大人?」

「沒事。我不過在鬧彆扭而已,你可以不要搭理我。」抬手揮了揮,藤原景皺著一張俊臉,撇頭避去安倍恭平那坦然無垢的目光逼視。

哎哎......既然是他單方面喜歡人家的話,就不該對他有所要求,畢竟安倍他根本就在狀況外,而且也不知情他的這些想法。

面對著藤原景那副不乾不脆的態度,安倍恭平不甚明白地瞅著他,直到藤原景無奈地再次掀唇。

「其實也沒什麼。」

「那麼......」聞言的安倍恭平一頓,「在下還有要事,就先離開了。」他無法對解救了自己一回並對自己釋出好意的這個男人產生敷衍或是厭惡之心。何況他昨晚還替他解了圍......

藤原景頷首,望著安倍恭平在他的點頭同意下轉過身去,「嗯。」語畢,就在眼前的那抹白色即將消失在他眼前之際,再次突然開口。

「安倍大人,請等等。」

「藤原大人!?」安倍恭平詫異地站在三步距離之外,回眸。

「請您最近一定要注意身邊刻意前來接近的陌生人。」藤原景的眼神掠過一絲複雜的光點,在話畢之後就轉過身,離開了原地,讓安倍恭平只能對著他的背影發出不解的疑問。

「......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