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或許......藤原大人是對的。

安倍恭平淡淡地抿起唇來,面無表情地坐在自家的窄廊上思索著,一邊吹著午後略帶涼意的微風。

這個時候,蜜露恰好從內室裡走了出來,看見自家主子正坐在廊柱下明顯地發著怔的當口,歪首不解地在心裡喃喃唸著。

奇怪了,按主子那種總是無時不刻皆清明的態度,怎麼也會有迷惑的時候呢......

狐疑的時候,蜜露已將手裡的托盤盛著的熱茶端放到安倍恭平的面前。

不過,難得她能夠見到主子這復十分傷腦筋的模樣呢!

正當她這麼想著的同時,安倍恭平忽然回過神來,並將視線挪到她的身上,主子那道清冷的眸光頓時盯得她不禁有些亂不自在的,於是只能一路陪著笑。

「我都聽見了。」回過頭來望住自家美麗的式神-蜜露,安倍恭平面上的表情仍舊不變。

蜜露咂咂舌:「這樣您都能聽見!?主子,您難道有讀心的能力嗎......」

安倍恭平淡漠地睞她一眼:「妳可是我的式神。」他的意思就是說不論蜜露在想些什麼,全都逃不過他的心眼。

蜜露頑皮地吐吐丁香小舌。

「主子,您太精明是會沒女人喜歡的......」

「閉嘴。」

「是。」被冷聲輕斥的蜜露只能無辜地扁起嘴,最後偷覷著安倍恭平似乎沒有動怒的模樣,又忍不住開口提醒:「主子,那封信有問題嗎!?瞧您已經將它捏皺了呢......」

安倍恭平沒有回答地再次抿嘴。

「主子?」

「我問妳。」

見主子一派嚴肅,蜜露也跟著正襟危坐起來:「是。」

「這封信是昨天收到的?」

「是的。」

「那麼,信使可有傳遞什麼口信嗎!?」

「......經您這麼一問......蜜露想起來了,對方的信差似乎曾經提起信主要他轉達,當夜請您必定要賞光之類的話......」

「......」看來真是如此。

「主子?」蜜露見他突然沉默下來,於是不解地啟唇叫喚。

安倍恭平淡道:「沒事。」

「那麼......」蜜露轉著靈活的眼珠,一邊盯住主子似乎像在思索什麼的側臉。

在一陣的沉吟過後,安倍恭平將信折好,放回了信封裡:「妳就代我寫封信去婉拒親王殿下吧!」對於接觸權力核心這件事,時間還太早了點。

「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