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一方垂簾之後。

一名清俊的男子端正地盤坐在地,面前靠著一張扶几,面上的表情令旁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殿下。」這時候,命婦(女官)站在簾外垂著螓首輕喚著,一邊等待那坐在簾子內裡的人開口回應。

「怎麼了?」濃淡適宜的嗓音輕巧道出問句,聲線卻是低了好幾度,語氣裡似乎帶著一絲蠱惑的意味,讓簾外的命婦偷偷地在心裡赧顏。

「......殿下,是陰陽寮的安倍大人寫來回信給您。」

「信呢?」頓了一會兒,自簾子後方出聲的男子顯得一派悠哉,悄悄地勾起了唇角。

「在這兒。」命婦自懷裡取出信件。

「呈上來。」待男子輕輕出聲之後的沒有多久,命婦走進了隔開內、外的簾子後頭,只見東宮一臉閒適地單手托腮,一雙精銳的瞳眸半睜半瞇,在此時看來竟有某種誘人的風情,讓命婦不自覺地略略垂著頭暗自害羞,伸手將信遞上前去。

東宮擱下手邊的檜扇,打開了信封,展開了飄有淡淡香氣的信紙,逐一逐句地閱讀;最後,男子若有所思地皺起眉頭,抿唇。

命婦見狀,以為東宮不高興了,於是顫聲開口:「殿下,您怎麼了呢?」

「沒什麼......」東宮轉眼瞥見命婦正不知是害怕還是生氣地抖顫著身軀,於是在揚唇之後,將信件收起。

她的殿下......殿下竟然笑了!?

命婦在心裡倒抽了一口氣,悶不住話地開口:「是不是安倍大人在那封信中對您──」

在東宮身邊服侍已久的她不是沒見過東宮殿下的笑容,而是能夠讓殿下笑得如此如沐春風......只怕只有那位回信過來的安倍大人了。

「不,只是被拒絕了而已。」東宮緩慢地笑了。

「拒、拒絕!?」命婦花容失色地尖叫起來,讓東宮不由自主地轉眸瞥了她一眼。

「為什麼妳要這麼大驚小怪!?這不過是件普通的事情......」

望著東宮那張顯得不甚在意的面龐,命婦忍不住叫嚷:「拒絕尊貴的東宮殿下您的心意,是件普通的事情!?」

「......」東宮當下不悅瞟了她一眼,隨即讓命婦愕然地閉上了原本大張的嘴巴。

「殿下,安倍大人也實是在太不懂禮貌了,竟然膽敢拒絕──」正想好好咒罵對方幾句的時候,她再度收到了東宮的『關愛』眼神,於是只好倖倖然地住嘴。

「好了。安倍大人近來有公事纏身,本殿可以體諒他拒絕了本殿的邀請。」

「殿下......」她的殿下真有仁心。

「沒事。只是在那一夜沒能看見那位大人,晚宴也就變得不怎麼好玩而已......」東宮撇頭喃喃。

「那麼......」命婦為難地咬著下唇,思考:「您是否要再讓人重寫一封信呢!?」

「不了。本殿不想招人厭惡呢......」他回頭望著命婦,忽然間綻開笑容,讓命婦當場怔住。

要想釣到夢想中的大魚,也得拋對餌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