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平安京的夜晚顯得十分闃暗與詭譎,不時自大路底吹拂而來的怪風使力颳起四周的樹梢,任樹枝的梢頭互相摩擦作響,那聲音在幽暗無光的夜裡聽來非常地恐怖。

一邊聽著天際幾隻烏鴉飛過與發出的淒厲叫聲,立在無人的朱雀大路上,安倍恭平睜著一雙精銳的瞳眸觀察著四周,脖頸不時地左擺右挪著。

當冷風驟地吹起的時候,也掀起了安倍恭平那略微寬鬆的衣角;而前方瞬間因大風而起的沙塵粒,也暫時地掩去了他前方還算清楚的視線。

安倍恭平不由得皺了皺眉,仔細豎著耳朵聆聽著從不遠處的地方隱約地傳來了一道腳步聲。

「是誰!?」

這麼把話一喊出來之時,安倍恭平頓時伸手進懷裡,飛快地掏出了兩張隨身攜帶的符咒,保持著備戰姿態,並且略微後退了二大步以防被偷襲。

「......原來是您。」自悠悠的風裡傳出一句男人的聲嗓,那熟悉的語氣與聲調皆讓安倍恭平在當下不禁一怔。

此時,自前方大路出現的不是安倍恭平欲等待的妖鬼,而是一個大活人。

「藤原......大人!?」

藤原景淡淡揚唇,自一團霧氣裡走了出來,說:「我們真是有緣呢,安倍大人。」

見他一副武裝,手裡還拿著一把弓,安倍恭平一時間難以回應,只是愕然地瞅著藤原景。

「......」

藤原景覺得對方面上的愕然很有趣,於是忍不住開口詢問:「您是怎麼了!?看起來好像很吃驚的樣子。莫非是您剛才把我當成了想要降服的妖物,但是後來仔細一看卻又發現不是而因此感到失望吧......」他可沒忽略當他一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安倍恭平還擺出一副準備動手的架勢。

「......沒什麼。」安倍恭平輕輕抿起唇來,裝作沒聽到藤原景在最後補上的那句話:「您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我嗎?」藤原景笑了笑,指指早有準備而來的自己,坦白:「我當然是前來助您一臂之力的啊!」

安倍恭平狐疑地皺著眉心,目光定定地瞅著他;見狀,藤原景於是發出不解的疑問:「您不是在找那個擄走嬰孩的女鬼嗎!?」

「您是從哪兒聽到這個消息的!?」安倍恭平嚴肅且正色的質疑讓藤原景忍不住回以一抹注視。

「您忘了,我是近衛府的中將。這回是被陰陽頭拜託前來幫忙的。」

「......」聞言,安倍恭平擰眉了。他之前已經跟陰陽頭保證過他會順利地解決這件事的,沒想到陰陽頭還是讓人前來幫忙,而且還是個什麼都不清楚的武官......

沒聽到對方出聲回應的藤原景當下皺攏了眉尖,「安倍大人!?」

「請您回去吧,在下不需要幫手。」

「啊!?」

怕對方沒聽清,安倍恭平特地開口再說了一次:「我說,請您回頭。」

馬上就聽懂了話意的藤原景瞬間沉下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