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您將我當成什麼人了!?」以為自己被對方小看的藤原景不由得因此生怒,面色顯然有些難看;反觀安倍恭平卻是一副不覺得自己有哪裡說錯的模樣,仍然一臉淡漠。

「藤原大人為何生氣!?在下只是陳述了事實──」

藤原景馬上出聲咒罵:「該死的事實!」

安倍恭平也跟著冷下面色,「請您不要無理取鬧......」

「究竟是誰無理取鬧了!?」轉眸狠瞪了安倍恭平一眼,藤原景再度發難,被對方的話給氣得一時間失去了他原有的冷靜,由翩翩佳公子變成一隻火爆雄獅。

這安倍,其實很有氣死人的本事嘛!哼......

藤原景咬咬牙地想著,又聽見安倍恭平在此時不知死活地出聲:「當然是您。因為這件事情您根本就不該插手,對方可不是普通的人類......」

聞言後的藤原景只差沒自原地蹦起,不過火氣就顯得飆得老高,最後口不擇言地指責他:「你搞清楚一點!我也只是受託前來幫忙的,而不是自願來這裡聽你教訓我的!」這人的腦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似乎是察覺了自己的話有些說得太過份了,安倍恭平在藤原景怒氣沖沖地說完之後,輕輕地抿起唇來思考。

其實藤原景也沒有說錯,他本人或許是不願來的,卻被上司硬是拜託前往,火氣當然會比較大......

安倍恭平自以為是地想著,在沉吟了一會兒之後開口。

「......抱歉。」

藤原景聽見對方很乾脆地向自己致歉的時候,表情忍不住怔了怔,當下飆起的火氣也沒了:「啊!?」

「我不知道您其實是身不由己的。畢竟這種差事對您來說實在是有點難度,普通人在妖物面前通常是無力可施的......」安倍恭平訥訥地說著,沒想見藤原景的臉色隨即又變了。

「誰在跟你說那個了!?」藤原景當下被激得一陣赧顏,發出一串沉聲怒吼,沒有心理準備的安倍恭平則是被嚇得一怔。

「我藤原景從來沒有怕過什麼!」除了他的父親大人之外。

安倍恭平定定地瞧著他,許久才問:「......您......也不怕死嗎!?」

「理論上來說是不怕。不過我再怎麼厲害也還是個普通人......」藤原景思索。

安倍恭平瞅著他沉默了,看不通透他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的藤原景,立即皺攏了眉頭。

「......你那是什麼表情?」

「佩服的表情。」

「......我真的看不出來。」藤原景面容嚴肅地搖搖頭,說。

「那是理當的。」安倍恭平輕聲,孰料沒聽清的藤原景驀然靠近他,並且發出一句疑問。

「你剛才說了什麼!?」

挪回了眸光的安倍恭平平靜地瞅著藤原景,搖頭:「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您真的是個怪人。」

「嘖,我可不想被怪人說我是怪人啊!」藤原景笑了起來。

「......」

「總之,既然被拜託前來了,我就會做好我該做的事。」

安倍恭平挪眼瞧向他:「什麼!?」

藤原景的面色看來十分的認真:「保護您的安全。這也是陰陽頭的一片好意。」

安倍恭平無言了,最後撇過了頭,與黑夜幾乎要融在一塊的表情登時讓人看不清楚:「隨便您吧!」

藤原景無聲地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