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飛鳳在受盡驚嚇之後又飽受了李翔麟的冷淡,在自原地像是要沒命般地奔走、回到王爺府去搬救兵;在將抖得不成事的雙手賣力地叩門叩到紅腫,王府大門為此而開之際,飛鳳便再也無法遏止心中的委屈,最後癱坐在冰冷的地上,對著前來應門的管家就這麼狼狽地痛哭失聲。

管家驚疑地定地睜眼覷著飛鳳面容與衣物皆狼藉一片,忍不住顫著聲音呼喚正坐倒在地上,並且哭得梨花帶淚的他:「......飛、飛鳳大人!?您怎麼......」蹲低身子正想對著飛鳳發出疑問的時候,飛鳳忽然止住了眼淚,瞬間飛快地自地上躍起。

「快!快叫人去救王爺......」沒忘記自己提早奔回王府的使命,飛鳳當下扯著管家用力嘶聲哭吼著:「讓人快去叫來大夫!!」

管家瞬間被他的吼聲震得大驚失色,於是掙開了飛鳳,轉頭回到府內喚來好幾名僕役,沒多久之後只見眾人們忙著出門,有的人備妥轎子、有的人往另一個方向準備前去接來大夫。

之後,飛鳳便給聽命於管家的眾僕們帶路,讓救兵們順利地找到全身浴血的王爺李翔麟與昏迷不醒的南天昭;不過,就在眾人接近他們的時候,看著現場鮮血亂噴的恐怖場景,全部的人都被嚇得臉色發青。

見狀的管家於是站在原地怒吼一聲:「還看什麼看,大家快點過來幫忙!」

於是,應著命令的眾人只能硬著頭皮紛紛上前清理一切。

原本懷抱著南天昭坐在牆下等待的李翔麟,在眾人走近之後才回過神來,眼底的情緒由空洞轉成希冀:「太好了......」這麼喃喃完畢之後,他忽然垂下頭,用力摟緊了因失血過多而昏迷的南天昭,跟著站起身來。

「王爺,您沒事吧!?」面色帶著一抹急沖沖的管家起腳奔至李翔麟的身畔,焦急地詢問著;待李翔麟搖了搖頭後,管家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見李翔麟的懷裡還抱著一個人,管家於是開口:「王爺,請您把人給我吧!您帶了個人也不好坐進轎裡......」

看見管家伸開手臂欲接過南天昭的模樣,李翔麟當下慍怒地脫口拒絕:「不用了。」不過,就在話畢之後,發現管家正一臉驚愕的瞅著他時候,他也才意識到自己適才的失態。

「......本王來就好。他是為了救本王而受的傷......」李翔麟不忍回想地閉了閉眼,語氣哽咽。

聽到自傢主子這麼堅持,管家於是聰明地不再接話了,只是訕訕地收回手,等待李翔麟再度出聲吩咐。

「......飛鳳呢?」沒一會兒之後,李翔麟頓時記起了剛才他因心情的一陣紊亂而忍不住對他失聲怒吼的飛鳳,那張滿盛著失望與悲傷的面孔,當下不禁感到有些後悔。

飛鳳其實什麼都沒有做錯啊......他只是、只是......

李翔麟的雙眸黯了黯。

管家伸手指著大前方,飛鳳正讓僕役們攙扶著,並順手打理起自己儀容的情況;李翔麟只是無語地看著,並沒有繼續說話,直到管家開口提醒他。

「王爺,該回王府了,大夫應該也已經請到府裡了。」

聽畢,李翔麟也僅是不答地點點頭,最後讓僕役們請入了轎子裡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