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回到了府邸之後,李翔麟不顧自己的身上也有好幾道被刺客劃傷的創口,一路抱著昏迷的南天昭走進他住的西廂的某間房裡,跟著將人以背部朝上的姿勢輕輕地放到榻上,再轉頭讓人傳來大夫探看。

「快點醫好他!」

當老大夫被管家匆匆領進房裡後,便一把被李翔麟推到床邊,他那張緊張的臉龐透出一絲憂慮,略顯焦急的語氣讓老大夫一個無所適從,只能領命地上前低頭替傷者察看。

見老大夫皺著眉頭,李翔麟憂心忡忡地開口詢問:「他怎麼樣了!?」

「稟王爺,幸好他的創處不深,又已經先行止血,所以傷勢應該不會太嚴重才對......」老大夫咕噥地說著,沒發覺身後的李翔麟露出了一抹慶幸的表情,那種害怕就此失去的深刻模樣著實很令人動容。

若不是對對方很是在乎,只怕也不會露出這種表情來。只可惜李翔麟自己卻是沒有發現。

「這布條是您紮上去的吧!?」

「是......」李翔麟點頭。

老大夫搖搖頭:「真是算這小子走運了啊......如果不是您趕緊給他止血,到時可就麻煩了。」

「那樣就好了......」

「不過......」

聽見老大夫還有但書的李翔麟,神色匆促一變,趕緊啟口問:「不過什麼!?」

「按這樣子的情況來看,接下來他很可能會發高燒......」老大夫喃喃著,轉身在桌上取過紙筆,沾了點墨在白紙上方寫下了藥方,「請王爺按著這方子給他三餐服藥,退了燒之後自然就會慢慢復原了。」

李翔麟認真地輕輕頷首,「本王明白了。」

「那麼,等會兒請您派個人隨我回去藥舖取藥吧!」老大夫說畢,回身看向李翔麟跟著點頭,於是這才發現他身上也有好幾處的創口正汩汩地汨著血絲,而且偶有一滴兩滴地沾溼了佈滿灰塵的地上,因而大驚:「王、王爺......」

以為老大夫又忘了什麼重要事沒說出口,因而被他的呼喊給震住的李翔麟微愕地瞪著他,接著看老大夫走到他面前來,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手臂,責備地瞪了他一眼,說:「您怎麼這樣粗心!?您的身上還有傷口在呢......」

李翔麟訕訕地說:「這......不要緊的。您只需要把他醫好......」

老大夫不悅地遞過白眼,碎碎唸了起來:「然後再來醫您是吧!?您不為自己想也要為病人想啊!如果等他醒來,卻看到您一身是血的話,他會有什麼想法!?」幾句話便將李翔麟訓得低下頭來,沉默。

「......」

「要救人也得先把自己治好啊!」

李翔麟被瞪得無奈,只能沒轍地歎氣:「本王知道了。」語畢,便在桌前坐了下來,並且主動撕去了蓋在傷口上方的衣袖布料,讓已經準備好外傷藥的老大夫替他處理傷口。

沒多久之後,李翔麟的傷口處理完畢,便起身站了起來,道謝:「大夫,謝謝了。」

「謝什麼!?我可是拿了您的銀兩啊......」老大夫收拾好藥箱,起身,「還有,這幾日記得別給傷患捧水,淨身的時候要用擦的,懂了吧!?」

李翔麟應了。

「另外,這塊玉是那小子的東西吧?剛剛因為要診視創處,所以我把它拿下來了。」老大夫說著,將一塊玉珮遞過給李翔麟,而後者在一見到玉珮的時候,當場瞪大了雙眼。

「怎麼了?」老大夫不明白地將疑惑的眼神挪到李翔麟身上,問。

李翔麟詫異且震驚地轉向老大夫:「這塊玉......是您從他身上取下來的嗎!?」

雖然被問得有點莫名其妙,但是老大夫還是有問必答:「是啊!這塊玉怎麼了嗎!?」

「.....沒什麼。」李翔麟的心頭為此震顫與懷疑著的同時,但是表面上卻仍舊不動聲色,僅是回眸望向趴在床上未醒的鳳雛,眼神瞬間顯得複雜難懂。

──鳳雛怎麼會有這塊與飛鳳一樣的鳳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