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不久之後......

一陣呻吟聲破空地悠悠傳來,擾醒了坐在廊上闔眼靜思的安倍恭平,讓他登時起身走向內室裡。

榻上的男人終於醒了過來,就在深夜時分。

「您已經醒來了嗎!?」安倍恭平那融於夜裡的輕柔嗓音當下吸引了正睜開一雙茫然眼眸的藤原景的注意力,見藤原景驀然地回過頭來,他不禁一個抿唇。

「......這裡是......?」

「這裡是我的宅邸。由於前不久您在大路上中了妖物的瘴氣而昏迷,我只好將您帶來這兒......」安倍恭平只用了一句話便將事情的始末給交代清楚。

藤原景立即翻身坐起,按著安倍恭平的話,他想起了在他昏過去之前的一切,當下不禁赧顏:「......給您添麻煩了。」

「沒的事。」安倍恭平淡聲,瞄了正低頭自省的他一眼,「請您下回不要再這樣胡來了,不然我可能保不了您。」當時如果不是他亂衝亂撞,他早就完成上司交代的任務了,而不是坐在這裡等個病號醒來。

「真的很抱歉......」藤原景低聲喃喃,最後又抬起頭望向安倍恭平,問:「不過,當時的那妖物不就是您要尋找逮捕的目標嗎!?我實在是不懂您為什麼要放過......」

安倍恭平瞬間凝住了臉色,讓藤原景不知道自己是有哪兒說錯了。

「安倍大人?」

從容地抿嘴之後,安倍恭平立即冷冷地道:「請恕我直言地說一句話,這回其實是您太過莽撞了。」

鮮少被人責難的藤原景因此沉下了一張臉色,默然:「......」

當作沒見到他的臉色微變,安倍恭平繼續說了下去:「如果您不要私自行動的話,我早已逮到那作祟的妖物了。」

「......」眼前的這個傢伙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

「這些都是實話。雖然您是陰陽頭大人派來的幫手,但是也僅此於止。」安倍恭平瞅著他,正色地說:「您是普通人,而對方卻是妖物,因此請藤原大人務必不要高估了自己的能耐。」

藤原景表情沉凝,說:「......你的這番話聽了還真是令人生氣,安倍!」

「而您所能做的就只有站在一旁等待。」

藤原景的聲音聽來愈來愈緊繃:「你要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可真懂得怎麼侮辱人!

安倍恭平神色自若地說著:「我是個陰陽師。所以,對付妖物的這種事情只有我能夠做到。」

「你的意思是我根本派不上用場!?」

「是也不是。」

藤原景冷聲質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藤原景咬著牙,暗怒叢生地狠瞪了安倍恭平幾眼,末了見對方根本沒有把這件事放上心,因而無奈地仰首深吸了幾口氣,以緩和胸中的怒火。

原以為這傢伙和他應該會和得來的,結果卻......嘖,是他看走眼了!

安倍恭平挪過眼來瞅著他。

「算了!」藤原景在咬咬牙之後,便不再開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