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初春,冷涼的空氣在室內緩慢地流動著,外頭的廊上被適才下過的雨絲給打溼,經過了一刻鐘之後,地面上還是半乾半溼的狀態。

「安倍。」

在陰陽寮的寮長室裡頭,此時正坐著兩抹身影;其中一個是陰陽寮的陰陽師,名喚安倍恭平,而另外一位就是陰陽寮的長官,陰陽頭。

陰陽頭的臉色看來沉凝而且嚴肅,語氣中有著一絲不容反駁的味道;然而,就在他開口之後,安倍恭平便抬起頭來與他對視。

「是。」睜著一雙清澈的眼瞳,安倍恭平正色地回應。

「上一回你為何沒有完成任務!?」

「陰陽頭大人,事情其實是這樣......」安倍恭平在當下皺了皺眉,啟唇將那一晚所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地解釋了一次,不過,就在他即將說到重點的時候,忽然被陰陽頭抬手制止。

「大人?」

陰陽頭有些頭疼地撫著額,歎道:「你不用再說下去,我已經明白了。」事實上,在喚來安倍恭平之前,他已經與藤原景先行會面過了,所以也大概瞭解了那一晚兩人一同辦案的情形。

「是。」雖然不知道陰陽頭為何會知道他沒有說完的部分,但是安倍恭平還是乖乖地聽話。

此時,陰陽頭抬起了臉:「安倍,我會這麼說也不是要責備你什麼......」其實他對安倍恭平的實力還頗為看好,只是安倍恭平除卻了能力以外的地方的表現就──

安倍恭平感到疑問地望著陰陽頭:「?」

陰陽頭無奈地瞅著安倍恭平,最後歎息:「我特地讓藤原大人跟著你,是想要在你忙不過來的時候上前支援你的,你不該對藤原大人那麼失禮。」

「大人,降魔捉妖是安倍的份內職責。」不懂拐彎的安倍恭平繼續堅持。

他根本就沒聽懂。

莫可奈何的陰陽頭緩慢地搖起頭來,沉默了一下子才開口輕喚:「安倍。」

「是?」

「凡事都有萬一。而,藤原大人就是負責那個時候的工作。」

以為陰陽頭是不信任自己的實力,安倍恭平努力地想要讓上司明白他的本事:「大人,我會圓滿地解決這件事。」

「不是這樣的,安倍......」在與對方做了溝通卻仍舊無效後,陰陽頭當下面露無奈地撫額。

「?」

眼見安倍恭平頭頂再度冒出幾個問句,陰陽頭突然覺得寮長其實也不是挺好當的閒差,於是抿唇、略微思考了一下才說:「沒什麼。總之,你和藤原大人要好好配合。」

安倍恭平原本還有話要說,但卻被陰陽頭瞟來的一枚眼色給打住了話尾,最後只能將到口的話再吞回肚裡悶去:「可是,大人......」

「好了,你先下去吧!」

安倍恭平根本無法違抗上司的命令,在行禮過後起身:「是......那麼,安倍告退了。」

陰陽頭無聲地對他擺擺手,安倍恭平於是退了下去。

最後,悶著一張臉走出了陰陽寮,安倍恭平在踏上長廊的時候,湊巧碰上了藤原景;而,藤原景也發現了來人是之前一起辦案捉妖的陰陽師。

「安倍大人。」這回仍舊是藤原景率先開口。

安倍恭平淡淡地瞟了他一眼,隨後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沒說什麼便轉身離去了,讓立在原地發怔的藤原景有些不悅。

他想起了陰陽頭對他說的那些話。

『安倍那個男人啊......其實是個死心眼的傢伙。他的眼底就只有工作還是工作,所以他的思考和表達方式不免有些直率。若他有任何對您不禮貌的地方,希望藤原大人您別跟他計較......

何況,當時安倍會說出那樣的話,也是他害怕再有人命喪於妖物之手,因為他的父母親就是死於妖物的襲擊......』

「安倍......」轉眸瞅著眼前那抹飄逸的白色身影漸漸遠去,藤原景不由得面色複雜地低聲喃喃。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