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燭火靜靜燃燒的窄廊上一片光明。

蜜露拖迤著長長的衣襬,足不點地地端著一盆清水走入內室裡頭,最後彎下身來,在榻邊無聲地擱下。

「主子。」

候在榻邊的安倍恭平聽見呼喚聲,便連頭也沒回地輕聲說:「妳把水放著就行了。」

「是。」

緊接著,安倍恭平沒再開口,蜜露也沒有主動打破沉默,兩人的目光就這麼定定地鎖在榻上人的身上。

在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沒有聽見蜜露的告退聲,安倍恭平狐疑地驀然回眸,只見蜜露挨在他的身畔,眼帶擔憂地盯著榻上那個仍舊昏迷不醒的男人,於是在沉吟了一下子,啟口:「蜜露。」

蜜露挪過眼:「是?」

「他沒事的,妳不用擔心。」安倍恭平皺著眉頭說。

「這樣就好......」她暫時鬆了一口氣,隨即才又眼帶頑皮地瞥向安倍恭平:「要是主子您把他給弄死了可就糟了呢......」

安倍恭平馬上回以一記冷瞪,嚇得蜜露立即害怕地縮了縮肩。

「您還是一樣好兇喔......」她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嘛!幹嘛這樣認真呢......

正當蜜露在暗地裡喃喃抱怨之時,安倍恭平突然站了起來,冷聲道:「去把酒端到廊上。」

「是......」沒得反駁的蜜露只能扁扁嘴以示抗議。待她端著熱過的溫酒與取來酒具後,再重新走上廊板,安倍恭平已經倚著廊柱,席地而坐。

安倍恭平閉著雙眼養神中,突然一陣女聲打破了他的沉思。

「主子,酒來了。」

「嗯。」他輕應了一聲,緩慢地睜了開眼,看著蜜露熟稔地替他往淺碟子內裡斟酒,一邊同他發問。

「主子,您帶回來的那個人是誰呀?長得好俊喔......」

接過她遞來的碟子,安倍恭平就口輕啜,「他叫藤原,位列近衛府中將。」

「原來是藤原大人啊......」蜜露好奇地喃喃著,沒想到接下來的這句話會讓安倍恭平差點給酒嗆到,「原來您喜歡的是那一款的嗎!?」

安倍恭平不意地被酒給嗆得咳了幾聲,赧顏地發出一句怒喝:「......蜜露,妳在胡說些什麼!?」

望著安倍恭平略帶一絲慍怒的狼狽樣,蜜露在睜大雙眼之後嘟嚷起來:「啊,原來不是啊......」好失望喔~

「妳......」氣極了的安倍恭平莫可奈何地瞪住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她。

「誰讓您鮮少帶人進門來的嘛......人家當然會誤會啊!」蜜露振振有詞地說著,安倍恭平只能一陣無言。

「他是因為上頭的請託而前來幫忙捉妖的幫手而已......」

「原來是這樣啊......」蜜露呢喃,隨即抬頭疑問道:「那麼,你們已經完成任務了嗎!?」

被問及了前不久才功虧一簣的任務,安倍恭平忍不住黯下了臉色與眼神,十分無奈地搖搖頭:「不......」

其實是被打斷了。

安倍恭平回頭瞪向還躺在他的榻上的男人,禁不住一陣歎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