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明邸。

夜空高掛的星子閃閃爍爍,夜風輕輕捲起院裡的枯葉,發出窸窣的聲響;晴明邸的窄廊上頭坐了兩個人,一個是剛才將晴明送回宅邸、一手抱著變回原形的專屬式神──貓又的賀茂保憲,另一個是晴明的式神,蜜蟲。

點了燭火而明亮的廊上一片靜默,蜜蟲正安靜地守在離房裡最近的廊板上頭,一邊與賀茂保憲互望,偶爾替保憲大人在碟子裡斟酒。

「保憲大人,晴明大人他......」經過了許久,蜜蟲在瞄了眼在房內安躺的主子一眼之後,回過眸子覷了賀茂保憲一會兒,開口輕喚。

「妳放心吧!」賀茂保憲仍舊綻著微笑,這麼出聲安慰著蜜蟲,看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又緩慢地扯唇笑了,一邊伸手逗弄起懷裡的黑貓,垂眸:「晴明沒事,他只是因為靈力瞬間流失過多,身子禁不起負荷而已......等會兒他便會自己醒來了。」

「是的。」蜜蟲微微頷首。

望著貓又正伸出爪子來跟他玩,賀茂保憲似乎想起了什麼地一個抬頭,對著蜜蟲笑道:「喔,對了!蜜蟲,等晴明醒了之後請告知我。因為我剛好有點事想問問晴明......」

「是。」

蜜蟲頷首,而後緩慢地自廊板上支起身來,跟著旋身走入內室裡頭,想去探探晴明大人的情況,沒想到當她一踏入內裡時候,床上的晴明已經悠悠地睜眼甦醒了,在他見著擔心的蜜蟲走過來探視他的那一刻,瞬間綻出了一抹淺淡笑容。

「晴明大人?」

「是我,蜜蟲。」清清淺淺的歎息逸出晴明略顯蒼白的唇畔,當他想要支起身來的他卻頓時感到一陣無力與頭昏襲來,只好無奈地再度倒回了床上,虛弱地閉眼呻吟:「啊......我......」在閉眼的剎那間,他便一併憶起了發生在不久之前的攻擊事件。

「晴明大人,您還不能起來......」蜜蟲仔細地讓晴明安適地躺回原位,然後替他蓋上外衣。

「保憲大人還在外頭吧?」

「是。」

「去請他進來吧!」

蜜蟲點頭,跟著退出了房裡,去窄廊上請來了賀茂保憲。

「保憲大人嗎?是您救了我?」晴明瞥眼望著保憲,笑了。

「是。」保憲微笑,「剛才真是千均一髮呢!要不是我跟貓又剛好路過,我看你這條小命大概會去了半條了......」喃喃自語著,看著晴明沒有回應的保憲於是笑著接回話題,「蜜蟲說你們遇上狐妖?」

「不......」晴明搖頭,讓保憲怔了一下子,「那並不是『妖』了。」

「咦!?」

「如果先不追究牠為何而來的話......那似乎是個『集合體』,保憲大人。」

「『集合體』?」保憲詫異地瞪眼,「你是說......怨靈!?」

「是的。而且牠的本體似乎在別處,當時我和蜜蟲遇見的不過是其中一個分靈而已。」

「那麼,你有什麼想法嗎!?」

晴明緩慢搖首,驀然地垂眸,輕道:「不,我還沒有什麼頭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