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那是......」藤原景瞪瞠著雙眼,嗓音輕抖著,挪眼瞟向一旁的陰陽師,卻見他的神情仍然是一派平靜無波,於是訝異地瞅著他瞧了許久。

沒發覺自己正被盯著看的安倍恭平踩著輕巧的步伐走上前去,橫過一臂以免藤原景衝動上前,面色不改地輕聲開口:「那是妖物。」

「......」

藤原景頓時覺得奇怪地回頭瞪向安倍恭平,十分不解他為什麼可以在此時如此沉著,而且面上也無一絲的懼怕。

難不成......陰陽師在遇上妖物的時候都是這種冷靜沉著的樣子嗎!?如果是的話,那麼他真的很佩服陰陽師這種人......

「那就是目標嗎?」

安倍恭平沉吟了一會兒,「應該是吧......」沒想到當他一抬起頭來的時候,藤原景已經踱離他身畔,並且往女妖的方向前去,驚得就連平時總是面無表情的安倍恭平也不由得露出一絲的驚駭樣子。

「那就把它抓起來吧!」

安倍恭平的驚叫聲只來得及在藤原景離開他身邊有三步距離之後才能順利脫口:「藤原大人,等──」

藤原景的身影卻是在這個轉瞬間完全隱沒在黑夜裡頭,安倍恭平忍不住心焦起來,也跟著奔離了原地。

「糟糕!」

那個愚蠢的武士──早知道就將他趕回宮中去!

無奈,即使安倍恭平在黑夜裡穿來穿去,也找不到藤原景目前究竟身在何處,只能徒勞無功地伸手撩撥著圍繞在他身邊四周的黑霧團。

「藤原──」

四處驀然寂靜無聲讓安倍恭平的心底湧起了一抹不妙的預感,於是更加努力踩著紊亂的腳步在霧氣裡來回穿梭,神色迷茫且慌張。

「藤原大人──」這難道是妖物施下的障眼法嗎......

聽著自己的叫喊聲在霧裡頭環繞碰撞,就是鑽不出去,安倍恭平當下心急了;儘管他試了再試,卻是無法突破這些該死的黑霧,進而找到藤原中將的人影。於是,他先行制住心頭泛出的一抹憂慮,站在原地驀然地搖起頭來。

「不行,這樣下去根本就沒有辦法......」在一串的喃喃自語之後,安倍恭平於是將頭抬起,眼神堅定地抿起唇來;接著二度伸手入懷,取出一只符咒,用手捏起之後對空喃喃唱咒,最後只見符咒『嘩』的一聲,在他指尖爆烈地燃燒起來。

而,就在這一刻,黑霧也迅速地四散而去。

發現眼界再度恢復先前的一片幽暗,安倍恭平在甩去了指尖殘留下來的灰燼後馬上回頭,因為他聽見了一陣刺耳的詭魅笑聲隱約傳來;待他追著聲音來源而去,只見一縷白色身影已經迅速地飄向了前方的遠處。

蹙著眉頭,安倍恭平暗叫了一聲不好,馬上回眸尋找失蹤了有一會兒的藤原景,最後在一片牆角下方尋到了已經昏迷過去的藤原景。

「藤原大人!?」安倍恭平試著喊了他一聲,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迫得他只好將手指橫過藤原景的鼻前,在發覺對方還有呼息之後,暫時鬆了一口氣。

安倍恭平瞪住此時乾脆閉眼昏去的藤原景,頓時無奈地抿起唇。

......今晚的擒妖一事看來是失敗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