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六章

李翔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在無能為力地看著南天昭被人殺傷倒地時候,溢出胸口的那種石破天驚的憤怒情緒。

像是要把一切通通毀滅、並且燃燒殆盡那樣的心情,李翔麟突然發現自己的全身充滿了再難以貶抑過去的怒火,全身燃著怒燄的他用力握緊了手中的武器,拚著最後的一絲力氣衝上前去,在對方還在震愕之時,結束了黑衣頭子的性命。

時間彷彿又再度停止了。

而當刺客那溫熱的鮮血狂猛地噴濺上他的面龐之際,李翔麟這才像是著魔般地醒了過來;他不禁詫異地瞪著愕然的雙眼,原本沉穩的步子當下顛簸地倒退了幾步,最終不敢置信、眼神迷茫且無力地跌坐在地。

飛鳳見狀,在回過神來之後迅速地起腳奔到他的身畔,顫抖著聲音驚呼:「王、王爺......」

突然被這麼一喊,李翔麟這才緩慢地回過神,他一點一點地挪過略帶著茫然的視線,最後看見一臉擔憂的飛鳳跪坐在他身畔,正用焦急的口吻跟他說話。

「王爺......」飛鳳探過手,本欲摸上李翔麟的面龐,想為他拭去面上濺染的血色,但是被李翔麟避開。

李翔麟沒有張嘴出聲回應,也沒有理會飛鳳那雙探了過來、溫柔中卻是止不住輕顫的纖手,只是不語地沉默著。

登時,飛鳳不免地察覺有異,但是卻也不曉得該怎麼開口,就這麼愣愣地盯著李翔麟自地上緩慢爬起,步子一拐一顛地來到躺臥在地的南天昭面前。

瞪著南天昭那張失血過多的蒼白容顏,一縷心揪自李翔麟的心頭逐漸蔓延開來,讓不知為何的他在當下不禁皺攏起眉頭。

為什麼......為什麼......

李翔麟無聲地咬著唇,心疼得無以復加;說不上來的疼痛情緒在心底擴散,他卻不曉得原由。

他原以為,自己應當會為了飛鳳的平安無事而高興的,而南天昭不過是個朋友,重要性當然比不過當年那個少年、現在則是又回到他身邊的飛鳳才是啊!?

那麼,他又為什麼會感到一抹無法形容的痛楚正啃蝕、侵襲他的心呢!?

「......」

見他站在南天昭的面前不動,飛鳳當下的怒氣又爬了上來,於是面露一絲明顯的不甘與嫉恨地站起身來,邁步踱至李翔麟身側,冷聲:「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王爺。能夠用他的一條賤命保住您,回頭王爺可要替他好好處理後事......」他咬牙說得正起勁,沒想到會被李翔麟回眸來的一個怒瞪給怔住。

「閉嘴!他還沒死!他沒死──」

「王爺!?」衣亂鬢散的飛鳳被這麼一吼,立即委屈地紅了眼眶,驚愕的表情掛在那張飽受驚嚇的狼狽面龐上久久都不曾卸下。

「......去叫人來。」

「王爺!?」一臉慍怒的飛鳳立即一個反應不過來的怔愣。

這個時候王爺不該是牽著他的手或是伸手抱抱他來安撫的嗎!?為什麼在遇險過後他還要用那種命令似的語氣跟他說話!?

「我說,去叫人過來!」丟給了飛鳳一枚冷瞪的李翔麟,沒理會飛鳳的震愕,彎身一把抱起受傷昏迷的南天昭。

「王爺......」

「快去!你聽不懂嗎!?」

被責備得很委屈,飛鳳忍不住哽咽起來:「我......」

「去!」李翔麟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考慮,在抱起南天昭之後,心底焦急的他忍不住衝著他發出一串怒吼聲,嚇得飛鳳眼眶泛紅之外,還將他一把往前推搡,「讓你回去王府找人來幫忙都做不到嗎!?」

「......」最後,飛鳳被冷瞪得不甘,於是莫可奈何地回頭,恨恨地轉身就往王府的方向奔離。

見飛鳳離去,李翔麟低下頭來望著昏迷不醒的南天昭,在一陣強烈的心慌像殞落的星子般地劃過心房之後,忍不住閉了閉眼,顫聲開口:「......不要怕,鳳雛。我......不會讓你就這麼離開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