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在遠處望見這個緊急情況的李翔麟,臉色突然間一變,接著奮不顧身地衝上前,並且將手裡的武器用他最大的力量往前丟了出去──

南天昭的表情登時一凜,瞇著眼觀看情勢的他頓時往一旁躍開。

倏然間,一聲慘叫就這麼洩出了黑衣人的嘴裡,他憤怒地瞪瞠著不甘的雙眼,回眸瞪了正起腳奔來的李翔麟一眼,接著伸手拔出了深深地插入他手臂的利刃,緊跟著的是眼前瀰漫了一片血紅色,就這麼失血過多地昏了過去。

「可惡!」黑衣頭子止住了往前的腳步,當下轉頭覷著李翔麟以飛快的速度拾起了一把掉落在地的刀,跟著來到他的面前,並且揚刀用力劈砍了過來,而被他險險地擋下。

不知為何的,李翔麟對著黑衣頭子發出一串的怒吼聲:「不准你碰他一根毫毛!」語畢,手中的利刃再也毫不留情,怒火在胸口裡急速奔騰的他用盡了力氣地咬著牙關,唰唰唰的鏗鏘兩三下便讓黑衣頭子無法再行攻勢,只能身勢狼狽地格擋他的攻擊。

「你──」黑衣頭子正想開口發難,打算命令其他還活著的黑衣屬下趕來支援的時候,這才發現所有的人都給李翔麟解決了,因而怒不可遏地揚眉豎目。

見兩人殺得凶狠,飛鳳只能嚇得跌坐在一旁;而南天昭在意識到自己脫離了危險之後,趕緊奔向嚇壞了的飛鳳,伸手將他緩慢攙起。

「飛鳳大人,您沒事吧!?」神色關切地低首詢問著的南天昭,末了才發覺飛鳳當下根本聽不進誰的話,因為他已經被突如其來的突發狀況給震傻了。

「飛鳳大......」南天昭的話尾消失在唇邊。

「王爺、王爺他......」露出一張泫然欲泣的表情,飛鳳的心頭不禁慌亂不已。

南天昭見飛鳳還在恍神,一副懼怕慌亂的樣子,遂在歎了一口氣之後出言安撫他的心情:「沒事了。王爺沒事......」

「沒事了嗎......」

南天昭歎息地重申道:「是,沒事了。」

「嗚......」聞言,飛鳳垮下了一張漂亮的臉,破天荒地接受了南天昭的安慰,偎進了他的懷裡;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李翔麟突然隔空發出一聲緊張的叫喊,讓好不容易暫時安下了心神的兩人再度用恐懼的眼神與神色望向聲音來源處。

「你們快走!」全身浴血的李翔麟感到吃力地擋著黑衣頭子憤怒的反攻,一邊揚聲警告兩人。

「王爺──」眼見李翔麟危難再起,飛鳳忍不住哀聲尖叫著,推開了南天昭就想往前奔去,但是遭到了南天昭的阻止。

他還是學不會教訓。

南天昭緊張地皺起眉頭來伸手攔住了飛鳳的去勢,「不可以──」

由於剛才李翔麟分了心丟給身後的兩人一句警語而身邊露出了要命的破綻,黑衣頭子於是把握了這個好機會,揚起刀來就在刺向李翔麟──

說時遲、那時快,飛鳳驚見李翔麟即將中招,當下跟著一急,失手將南天昭往前推了出去,恰好撞開了李翔麟,讓他也撞上了黑衣頭子的刀尖;剎那間,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眾人屏住氣息地瞪著這樁意外的發生。

南天昭的背部插著刀刃,雙眼瞪得大大的,微張著唇瓣卻是發不出聲音。

而,一旁的李翔麟被這一撞,只能當場愕然地跌坐在地;飛鳳驚嚇地望著自己的雙手,神情顯得惶恐不已。

最後──

「......」當一切靜止過去之後,墜地的是南天昭染血的身軀。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