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南天昭護著飛鳳,沒敢讓開;黑衣人朝他們的方向靠了過來,讓南天昭皺攏眉頭,心頭漸漸升起一抹焦慮。

雖然他答應了李翔麟要照顧自己和飛鳳,但是在面對這麼多身懷武藝和武器的黑衣客,他其實也根本莫可奈何。

「你們想要做什麼?」待南天昭的話一出口後,便引得三個黑衣客鄙視的嘲笑。

「我們想做什麼?你看清楚不就知道了嗎!?」

即使知道己方屈居於劣勢,但是南天昭仍舊命令自己要冷靜地面對眾人:「如果飛鳳大人有個閃失,王爺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聽完南天昭撂下的狠話,黑衣客個個哄堂大笑。

「你們王爺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哪還管得了你們呢!?」

雖然明知道他們說的是事實,但是南天昭不願就此放棄,改而抿嘴,冷聲道:「......你們會後悔的。」

「那就等到我們後悔再說吧!」語畢,黑衣客又開口說:「奉勸你們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啊......」

望著目標獵物已經沒辦法再行掙扎了,黑衣們於是大膽地上前將兩人圍緊,不漏一絲空隙;一旁的南天昭見飛鳳正怕得縮在他身側發著顫,自己的脖頸上也已然被架上一把閃著精銳光芒的利刃,無法掙脫的兩人就這麼給對方生擒活捉了起來。

而,就當兩人在被帶至全身浴血的李翔麟面前之前,南天昭在飛鳳的掩飾下,拔下了飛鳳頭上的簪子充當反擊的武器,並且小心地藏於袖內。

飛鳳一臉不安地瞥著南天昭,不禁心生恐懼地輕聲抖著嗓音:「怎......怎麼辦!?王爺他......」他深知如果不是自己鬧了脾氣,依他們逃跑的速度早就足夠去搬救兵回來救王爺了。

南天昭於是啟口安慰道:「不用怕。總會有法子的......」

接著,兩人便被迫走到原地,李翔麟與剛才的三名黑衣的打殺已經暫時告一段落,對方只剩下兩個人與李翔麟對峙著;此時,原本押著兩人的三名黑衣客於是在留下一人看管到手的獵物後,便關切地走上前去。

「你們在幹什麼!?居然讓他拖了這麼久的時間......」

「頭子,是李翔麟真的很難纏......」剩下來的兩名黑衣的身上其實佈滿了剛才與李翔麟較勁時候留下來的多處傷口,只是礙於身為黑衣的自尊沒有說出來而已。

「廢物!」瞥了眼倒在地上的一名屬下與一旁急著喘過氣來、好再繼續拚鬥的李翔麟;黑衣客的頭子忍不住怒喝一聲,讓兩名黑衣不由得沒話可以反駁地低下頭來。

「......」

「......」

「好了。反正主子交代我們的目標已經抓到了,你們就儘速解決他。」

「是。」黑衣客領了命,繼續回頭與李翔麟用眼神對立。

「咱們走。」黑衣客的頭子頭也不回地對著身後的另外兩名下屬這麼說,南天昭見機不可失,在他們尚未回過身來之前,用飛鳳拔下來給他的簪子使力地往身旁的黑衣的腰間刺下去──

「嗚!」頓時悶哼了一聲,黑衣在這一瞬間瞪大了驚詫的雙眼;南天昭見他在始料未及後發怔,於是使盡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氣往前戳刺,直到將他釘在一旁的石牆上為止。

「你這傢伙──」由於事出突然,在愣了一下後,終於反應過來的黑衣頭子與另外一名黑衣,當下拔刀並且忿怒地衝上前去。

此刻的南天昭只來得及看到眼前一陣的刀光閃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