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拚著一口氣轉回頭急沖沖地怒吼:「叫你們快走沒聽見嗎!?」

「王爺!」被推著走的飛鳳還不時地回眸探看,自唇邊逸出憂心忡忡的叫喊;南天昭見狀,直接擋到飛鳳的身前,護著他離開。

「你們誰都別想走!」黑衣頭子冷冷地開口說著,那張隱於布巾下的表情顯得淡漠,「你們不准給我漏掉任何一個!」

「是!」黑衣客們領了令,在發現李翔麟已經半是氣喘噓噓而無法應付他們全部的人,因此,兩三個黑衣惡隨即分心地往身後去追人。

李翔麟氣得臉色發青,低吼:「你們的對手現在是我......」

包圍了孤軍奮戰的李翔麟的三個黑衣人,見他仍舊咬著牙關不肯屈服的樣子失笑了:「我們幾人應付你就已經足夠了,王爺。你就算想當英雄也不是這樣的......」

李翔麟忿怒地瞪著眼前的黑衣們,雖然自己目前已經分身乏術了,但是他仍然偷偷地在注意在他身後方的動靜,並且露出一臉的焦急。

看來他得儘快些解決這些對他糾纏不休的人才行......

「哎呀,咱們的王爺還在分心呢!這還真是讓人生氣──」

李翔麟的目光收回之後,神情一凜地護住腰間傷口,再度揮刀格擋迎面而來的利刃襲擊,幾回攻防下來,他的力量被消耗了不少,氣息不穩;眸光頓時一滯的他,忽然聽見了由不遠處傳來的一道尖叫聲之後,驀然恢復過來,氣怒盈胸地怒聲:「你們通通一起過來吧!」

黑衣客以為他在虛張聲勢,大意輕忽地笑著衝上前......

另一方面──

「王爺!.」被南天昭不停歇地扯著疾走,飛鳳神色焦慮地張嘴回頭呼喊著,但是他們的距離其實已經有了不短的一段,而他也只能在一片漆黑中勉強分辨出前方那些與黑色打成一團的那點雪白色身影應該就是李翔麟。

「快走!」

南天昭的催促聲音讓飛鳳瞬間找回了出走的神志,他馬上回頭瞪向身前的南天昭,怒道:「放手!」

「不行。王爺交代過我......」他不能放手讓飛鳳隨意行動,他得按著李翔麟的叮囑,將飛鳳安全地帶離開。

氣不過的飛鳳立即慍怒地甩開了南天昭扯緊的手,頓住了腳步:「我不能棄王爺不顧──」

冷靜的南天昭忽然抿唇地回眸瞅著此時正在耍任性的飛鳳,沉默了。

「......你那是什麼眼神!?」感覺自己被人挑釁的飛鳳忍不住怒氣地直飆高了聲調。

「您打算要回頭嗎?」

「是又如何!?」飛鳳昂高了下頷,不知死活地應道;南天昭定定看著他,忽然無言了。

「我可不像你那麼無情!」飛鳳在冷哼地語畢後,立即一個回頭轉身,似乎真要回到剛才他們逃離的戰場上去,那莽撞的決定讓南天昭不由得搖搖頭。

「您要回去送死嗎!?您以為憑您一個人便可以救得了王爺!?」南天昭的這兩句實話倒是讓剛才回頭挪步的飛鳳暫時停下了步伐。

「這麼低賤的你憑什麼看不起我!?」飛鳳最是討厭被人看輕,而且看輕他的人還是他最厭惡的人,因此他氣得漲紅了臉。

「......我只是實話實說。」

「我想怎麼樣,你管不著!」飛鳳狠瞪了眼南天昭,刻意不去思考他的話才是正確無誤的這點,只想著要跟他唱反調。

「飛鳳大人──」正想上前去勸阻飛鳳的南天昭,臉色忽而一頓;因為由不遠方向追奔而來的三個黑衣人已經團團圍住了飛鳳與他的左右兩側;而剛才欲離去的飛鳳,此刻正嚇的臉色發白,全身像落葉一般地簌簌顫抖著。

南天昭愕然了一下子之後,隨即走上前去扯住飛鳳,一邊冷靜地環視著包圍了他們的黑衣客。

糟了......

黑衣人開口冷笑道:「看來你們已經不用再爭辨要不要回去的問題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