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兩頂赭紅的軟轎在漆黑的夜裡晃過大街小巷。

在幽微的月光照耀下,僅能大約窺見轎子的內裡坐了人,而一前一後地使力抬著兩頂轎子的十二位轎伕們,臉上皆不由自主地流洩出一絲的恐慌神情。

跟在後頭的那頂轎外的南天昭,似乎也被感染了眾人的心緒,而露出了一免擔憂的表情。

轎子伶俐俐地在巷尾轉了個大彎,正準備來到大路上頭的這個時候,轎伕們卻是意外地看著前方的路上奔出了幾名持刀的黑衣蒙面客,往前的腳步不由得遲疑了下來;轎內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轎外的異樣,首先自窗內探出臉來的是鎮南王爺李翔麟。

「把轎內的人交出來!」蒙面黑衣客的領頭就站在最前方,此刻正不懷善意地拿刀指著因為害怕而鬆手擱下軟轎不管的無辜轎伕們。

「有、有賊人啊──」轎伕們當場面露恐懼地四處散逃,孰料就在眾人的一陣狂亂奔跑中,一一被蒙面的黑衣客給一刀解決。

「王爺──」坐在轎內的飛鳳忍不住一陣恐懼地尖叫,一邊努力將自己的身子往轎子裡頭縮,就怕這些殺人不眨眼的賊人們相中他為攻擊目標;但是反觀一直候在轎外的南天昭,雖然感到害怕,卻還是力持鎮定地泯著唇瓣,望著眼前在倏然間所發生的緊急狀況。

畢竟他答應過李翔麟會好好保護自己跟飛鳳的。

李翔麟見狀,在不忍地皺了皺眉頭之後,終於自轎內伸手撩過轎簾,出聲斥喝。

「住手!」

「咱們似乎驚擾到王爺聖駕了。」領頭的黑衣人不屑地哼笑一聲,一雙轉得骨碌的利眼就這麼盯著李翔麟下轎來阻止。

「竟然膽敢在本王座前如此放肆,難道你們這些人都目無王法了嗎!?」

「王法!?哈哈......不愧是王爺之尊哪!所說出來的話還是這麼的官腔......」黑衣頭子忍不住大笑起來,嘲弄著李翔麟,但見對方不動聲色地冷著一張臉,俊雅的面上連絲懼怕都看不見,當下不禁有點惱火。

被他們這麼多人包圍了,竟然連一點動搖之色都沒有嗎......哼哼!他倒要看看李翔麟能夠戴著那張冷然的面具多久!

在心底冷笑完畢後,黑衣頭子繼續開口:「廢話少說!你膽子不小嘛!竟公然與殿下作對,看來該給你一點教訓才是!」

「大言不慚!本王從來就沒有要與殿下作對的意思。」李翔麟不悅地甩袖,怒聲道。

「咱們今晚可不是來跟你廢話的,你們通通上吧!殿下說過,誰要抓到活口的,重重有賞!」黑衣頭子下令。

「是!」眾黑衣客在領命之後,頓時往前攻擊剩下的三人。

眼見眾人手持武器地奔上前來,李翔麟不由得回頭對著下轎後的飛鳳與南天昭怒吼:「你們快走!」

「王爺──」飛鳳驚愕地回應,瞅著李翔麟被多名黑衣人包圍,險象環生。

「王爺──」南天昭同樣憂心,忍不住出聲提醒,「後面......」

手無寸鐵的李翔麟靠著打昏其中一個黑衣客後,用他搶到的一把長劍繼續往前應戰:「快走啊──!」

「王爺!」飛鳳在被南天昭推著往另一頭逃離原地之際,還面露擔憂地趁隙回頭對著不遠處仍在奮戰的李翔麟高聲大叫著。

「走!快走──呃......」當李翔麟分了心的此刻,不長眼的利刃突然自他的身側冒出,劃傷了他的右側腹;飛鳳眼見如此,禁不住愕然地瞪眸,一聲悠長的哀聲尖叫就這麼洩出他的唇邊。

「王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