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王爺,發生了什麼事了嗎!?」飛鳳滿臉訝異地跟著南天昭一起被李翔麟領出了尚書府大門,見著李翔麟沒有回應地跨著大步往前走模樣,飛鳳忍不住出聲。

李翔麟聞言之後回過一雙盛著擔憂的眸子,說:「別問這麼多,你們現在就儘速跟著本王回府吧......」

見李翔麟仍舊一臉沒敢大意的緊繃樣子,南天昭沉默著不說話,緊緊地跟在面露疑惑的飛鳳身邊,最後按著李翔麟的示意,將飛鳳攙至等在尚書府門外、守候已久的一頂軟轎的大前方。

「王爺!?」沒有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飛鳳於是愕然地轉頭看著他。

李翔麟沒有回應飛鳳半句話,僅是瞥了眼南天昭,末了便在轉身之後、坐到另一頂轎子內裡之前,輕聲地打破了緊張的沉默氛圍,開口了:「......鳳雛,不管這一路上發生了什麼,都要保護好你自己與飛鳳。」

雖然不解李翔麟何出此言,但是南天昭仍然乖乖地頷首充當答允,但是就在他直接瞥見了李翔麟那抹瞬間對著他綻出的一縷淺笑之後,這才發覺李翔麟會如此吩咐他,鐵定是因為他知道了什麼。

南天昭當場沉下了臉色。

或許......他們來了不該來的地方。

從眼角餘光瞥見了身後的飛鳳似乎欲言又止,正轉身過去與南天昭執拗地對視,李翔麟忍不住在歎息過後,皺眉地啟口輕喚:「飛鳳。」怎麼鳳雛似乎已經懂了他沒有說出口的那個意思,然而,飛鳳這個常常待在自己身邊的人卻是壓根聽不懂!?

「是......」被呼喚的飛鳳不甘願將視線自南天昭身上驀然挪開,只見李翔麟已經準備好要上轎了。

「按著本王的吩咐去做!」

「是......」帶著一絲被命令的不快,飛鳳咬著下唇、皺著一雙柳眉,不習慣被人命令的他,心底不禁冒出一聲冷哼。

他飛鳳雖然被李翔麟買下了,但他也還是有他個人的自尊的,如今李翔麟竟然為了一點事情就拿出王爺的架子來命令他,讓他實在是有點不高興。

飛鳳雖然露出一副不甘不願的表情,但是也仍然按著李翔麟的意思,乖巧地應允,「飛鳳明白了。」

「嗯。」輕吟了一聲當作知情,李翔麟這才安心地走入轎內,一邊看著飛鳳搭乘的轎子也隨即準備好了,就等著離去,於是在當下轉頭朝窗外吩咐轎伕們馬上起轎。

當轎伕們一起拱抬著兩頂轎子離開原地的沒多久之後,忽然自尚書府的朱色大門裡頭緩慢地走出一位身著官服的中年男人,他無語地轉頭目送著李翔麟等人的離去,而後在一片幽暗中,於那張圓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奸邪的笑容。

「管事。」

「是,大人。」不知何時出現在兵部尚書身後的管家站在陰暗處開口應答。

「等會兒你就讓人去執行計劃。殿下說了,他要那個可以跟鎮南王談判的籌碼。」

「遵命,大人。」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