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應龍飛露出溫和的表情瞅著她的馬芸芸忽然扁了扁嘴、而後“哇”地一聲哭了起來,而且還逃避似地用雙手掩住耳,「嗚嗚......我不要聽!你要說你討厭我是嗎?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應龍飛訝異地瞪著馬芸芸的反應,忽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才好......

「芸芸......」

「哇,我不要聽!我不要聽!......」馬芸芸兀自哭嚷著,哭得應龍飛當場頭痛起來;他預先想過當自己來見馬芸芸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情況不下好幾次了,但是她的反應卻不在他的預先設想裡頭,因此他根本手足無措。

「呃......芸芸......」別再哭了......

「我不要見你。」撇過頭痛哭失聲的馬芸芸趴在床沿抖顫著纖弱的身軀,應龍飛見狀,沒轍地輕歎了一口氣,然後跟著在床邊坐了下來,也學她趴伏,就這麼趴在她身上,隻手緊緊握住她的。

「不要哭。」趴伏在她的身上,他感受到她的纖細與脆弱透過微弱的體溫傳導上來,因此,他只說得出這句話來,「不要哭了。我不是不喜歡妳......」

馬芸芸仍然不理會,只是拚命地要自他的掌控下脫離,掙扎的當時,她瞥見應龍飛蹙起眉尖,然後將她逃跑的纖手再度拎了過去,到了最後,她的整個人已經不由自主地被迫倚靠在他寬闊的懷中,聆聽他規律的心跳。

「妳聽我說......」雖然他已經確認了自己的心,但是要他對著某人說出這種話,他還是有點怯懦,沒想到支吾了半天才肯咬牙說出實話:「我沒有討厭妳。我只是不喜歡妳為了與相爺的約定才來接近我......」

聽畢的馬芸芸瞬間淚止了,仰著螓首望著他陰晴不定的俊臉,哽咽道:「不是這樣的......」

應龍飛不悅地拉下臉來,看著馬芸芸終於肯正視他了:「不然呢?」她可知他為了她,還差點得了內傷!

「那是老爹知道人家喜歡你、而且還要暫時住到你的府邸時候說的氣話啦!老爹真是討厭......」喃著,「不過,為什麼你要生氣這個?」馬芸芸疑問道,邊瞥著應龍飛居然臉紅了。

「這個......」望著芸芸梨花帶淚的模樣,應龍飛不忍再騙她了,只好尷尬地坦承:「因為我喜歡妳......我不想要妳只是因為別人的關係才來接近我。」

馬芸芸詫異:「你說......你喜歡......我!?」瞪著應龍飛頗不自在的神情的她忍不住驚叫,怎麼可能!?

應龍飛鬱悶地抱緊她當作是回答:「......」別再叫我說一次了!

被抱疼的馬芸芸渾然不覺,只是傻傻地思索著,喃喃自語:「怎麼可能......將軍......」

應龍飛臉臭:「相爺什麼時候回來?」

「啊?喔......不曉得......」馬芸芸搖首表示不知情,然後跟著一怔:「你要找我爹?」

「我要跟他說親。」再悶。

「啊?喔......說親......」馬芸芸恍惚,「你要說親......」對象是誰啊?

「對。那個對象就是妳。」再悶。

「喔......是我啊!?」

「對......」瞄了眼還在思考的馬芸芸,應龍飛歎息了,他做人有這麼失敗嗎?他說的話她居然不信!?

「啊!?我?」瞬間回神來的馬芸芸大叫一聲,驚詫地攏眉、望著應龍飛面上顯然沒有一絲開玩笑的表情,忍不住震撼地問:「為什麼!?」

應龍飛的反應是抱緊她,背過她的臉,暖暖地說:「傻芸芸!我喜歡妳啊......到現在我才發現妳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妳親手泡的茶和做的點心,還有偶爾會幫我分類摺子的體貼,所以我希望妳成為將軍府的女主人,芸芸。」應龍飛深吸了一口氣,「請妳......成為我的未婚妻,好嗎!?」

這一次,她終於聽明白了;他不討厭她、和他喜歡她!

「將軍......」馬芸芸瞠眼,然後笑出了愉快的眼淚。

「妳的答案呢?」

「好......」馬芸芸含著淚、露出微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