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命運的相會” 篇 2



一大清早,鳥兒啁啾,萬物自漸升的陽光底下醒了過來。
清晨的微風特別地柔和可人,那風中輕送的綠芽香和花香一起,傳遍了整個平安京,時節是春天。

陰陽師在式神的幫忙下,已然梳洗完畢了,正坐於廊板上頭,悠閒地用著早膳,待用畢之後便一直坐在廊下不動,蜜夜覺得很奇怪,但是也不便發問,只是安靜地陪著主人一齊。

風兒輕輕拂過陰陽師頰邊的落髮,更顯得他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龐更加地冷豔了,那如星的眼專注地望著自家大門,微紅的唇瓣微抿著,背靠著窄廊的木柱而憩,隻手還揮著扇子。

似乎在等待什麼人的模樣…。

陰陽師不動、不語地坐於原地不久,他家的那扇桔梗印大門便在蜜夜那迎去的身影和陰陽師的眸光下緩慢開啟了。

原來是騎著式神─貓又的陰陽師,賀茂保憲大人來訪,他一臉凝重地踱向窄廊,一手把剛變回像是普通一隻貓的大小的貓又交給晴明的式神,蜜夜。

「你聽說了嗎…?晴明…」

賀茂保憲一腳踏上窄廊邊沿,一邊攏了攏袖子,然後在晴明的面前坐下。
「出事了啊…」

陰陽師略略地瞥了緊張的保憲一眼,唇角露出一抹似有若無的微笑,那十分鎮靜的樣子實在教著急的保憲覺得奇怪,「晴明,你在笑什麼…?」挑起一邊的眉,既然晴明還笑得出來的話,那就表示也許事情沒那麼嚴重,應該還有解決的辦法…。

「所有的事都是人自己找的,保憲師兄…」陰陽師笑得無邪,話中的冷冽卻直教保憲暗中打了個冷顫。

雖然說他早知道了晴明的性子怪異,也十分孤僻不愛與人相處,但是…沒想到晴明連自己身邊的人都是這樣地對待。

欸~~也許是他太高估了自己在晴明心底所佔的份量吧…

望著保憲好像是因為自己的脾氣而冷下了一張俊顏的嚴肅模樣的陰陽師只是略微歎息了,「您是說那兩顆一等亮星的事情吧…?”那男人”又聽信誰的話而來找麻煩了!?」

保憲為晴明似乎已經恢復正常的語氣而暗自鬆了口氣,跟著點頭:「是呀!左邊的那隻九官說什麼這是不祥之兆…嘖~~害得我被”那男人”連夜急召進宮,好商議什麼對策…天知道那是不是真的!」頭痛地撫著額際傷腦筋的保憲抱怨了一串,也沒見晴明替他說一句話,只是一個勁地沉默。

「不過,我想知道那兩顆一等亮星是否為妖星來犯?”那男人”扯著我問了一個晚上,煩死了!」

陰陽師略以扇柄抵著尖削的下頷,讓長睫蓋住了他眼底的思考和不確定,也一併掩住了他的情緒,在他的眼窩底下造了一道陰影。
「可能…」

「可能?」保憲疑問。

「可能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陰陽師略略低著聲音,抿唇。

「怎麼說呢?晴明…別打啞謎了吧!」保憲焦急。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它們不會對平安京有所危害,但是若是”影響力”嘛…這個還未發生,或許有可能改變些什麼也不一定…」陰陽師這樣推敲著,保憲聽完了前半段的話後便完全全身放鬆地呼了口氣,引得陰陽師換了一張諷笑的面容。

「眾人皆是貪生怕死的…連那自稱為神之子的”那男人”也不例外嗎?呵呵…」第一次,晴明笑了,笑得非常燦爛奪目,笑得保憲一頭霧水。

「晴明,有時真覺得你並非活在這兒…」保憲微微怔住了,輕語。
能看得這麼透的人,大概只有安倍晴明了吧!

聞言的陰陽師只是略瞥了保憲一眼,回頭道:「您應該不是只來問我這件事的吧!?”那男人”還托您帶了什麼密令給我!?」

「唔~~什麼事都瞞不過你啊!晴明,他要見你!」

當保憲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陰陽師已至內室裡頭換好了一身直衣,準備隨保憲進宮了。

「我們走吧!」

「唔!走。」

保憲於是和晴明一道搭著牛車進宮面聖去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