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命運的相會” 篇 8



陰陽師接獲了天皇的命令欲前往宮中探查妖物出沒清涼殿的事件,因此,一大清早,陰陽師就讓蜜夜準備好朝服和梳洗的物品,不久之後便搭著車子出門了。

似乎是妖物作祟。

因此很害怕妖物找上門的天皇急忙召見了陰陽師安倍晴明,在鬧鬼的隔日一大早便讓人去了土御門小路上頭的晴明邸通知陰陽師儘快處理。

所以,晴明搭著車子一路迤邐,路經了朱雀大門,進入皇宮,說實在的,一大早便被打擾醒來的這種感覺還真是…差勁!

陰陽師端著一張冷漠臉龐,看著牛車慢慢地進入朱雀門到達內裡。

這時,大臣們還未上朝,宮裡頭只有侍女與侍衛,還有幾名天皇的親信,又由於陰陽師持有天皇的命令,因此得以安然地通關,來到了清涼殿外;左顧右盼的陰陽師暗地裡觀察著四處,清涼殿外似乎沒有什麼痕跡可尋的模樣,一切如常啊…

難道…

陰陽師微微思考著,攏緊了衣袖。

幾名隨著陰陽師的侍從們都十分緊張地盯著陰陽師的一舉一動,深怕自己沒找到妖物卻反而被妖物逮住、吞噬了的懼怕模樣,陰陽師瞥見了,暗自莞爾。

他都還沒確定這個擾亂天皇的東西是妖鬼呢…
瞧他們一個個那種害怕又驚悚的樣子還真是有趣到極點!

「請問,天皇昨夜是在自己寢宮中嗎?什麼時候發現妖物的?」

一名侍從當時就在天皇寢殿的大門外頭,他顫抖地說:「天皇原本要就寢了,但是自房裡頭傳出天皇的呼救聲音,我跑進門一看,看到一堆怪東西自天花板上掉下來…」侍從回憶道。

「你可有看清楚了那是什麼東西嗎?」陰陽師輕問,沉吟地以扇柄抵住下頷。

「很多斷手、指,還有眼珠…」侍從想著那詭異畫面時,瞬間不寒而慄。

陰陽師覺得好奇地轉著眼珠,「哦?」

「唔…而且那上頭還沾了血,褐紅色的…」

陰陽師聽著,點頭,「那我大概知道了…」

眾位侍衛聽見陰陽師這樣說著,紛紛睜大了雙瞳,什麼!?

妖鬼都還沒抓著呢…

「請一位先去殿裡報告天皇,說是安倍晴明請求面聖…」陰陽師心底有譜地綻出一朵微笑,加上了但書,「但是請天皇要屏退所有的人…因為這件事情只能天皇一個人知道。」

侍衛長點點頭,按著吩咐先行進入了清涼殿內替陰陽師稟報了。

◎◎◎

「稟報天皇,安倍晴明大人求見!」那侍衛長順利地見到了天皇,便告知了陰陽師的要求,「晴明大人說這兒不能有其他的人…」

天皇一臉猶豫地轉回頭望向為難的武士,源博雅,「這樣啊…就連親信都不行嗎?」

「是,因為晴明大人說這是要事…」

「好吧…」像是在忍痛什麼的天皇只好點頭,「博雅,你先下去吧…」天皇一揮衣袖對著面前的侍衛長再道:「快請安倍晴明…」

「是!」源博雅立即自清涼殿的另外一邊離去。

「是!」侍衛長也領命退下了。

◎◎◎

陰陽師無虞地見到了天皇,進門後的他似乎微微探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其他的人之後才敢啟口。
「稟報…」

「你最好有什麼”要事”要說!安倍晴明!」天皇好像滿在意陰陽師一進門就四處探看的詭祟模樣,因而有些微怒。

「是…微臣認為那些怪東西是…」陰陽師以袖半掩住自己的臉蛋,只露出那雙細長的美麗眸子,那神秘的模樣教天皇的心也跟著一擰。

「什麼?」天皇略緊張地尖聲。

「應該是天皇十分親密的人所做的…」陰陽師無聲地微笑。

「你是說…那是毒咒?」天皇害怕地吞了口口水,欲言又止的模樣教陰陽師暗地裡笑得很愉快。

「並非如此…天皇,那只是惡作劇的程度罷了…您只要想想您多久冷落了哪些女御或是更衣…答案就出現了。」晴明略略低著首,使得長睫覆住他的眼瞳,唇邊那抹知情的笑意微教天皇臉紅。

「是…是這樣的嗎?大概我太忙於國事了…」天皇赧顏。

「是…那麼事情到此為止。天皇還有事嗎?」陰陽師抬起首來,唇邊含笑。

「唔…沒事了。不過…」天皇緊盯著陰陽師臉上難得的微笑失神半晌。

「不過?」

「你若是女子不知該多好呀…」天皇輕聲喃語著,聲音小到快聽不見。
安倍晴明擁有高深的能力與才華,還有過人的智慧與美貌,實在是教人難以不動心啊!

「啊?您說什麼?」陰陽師輕問。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