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命運的相會” 篇 6



晴明邸,窄廊上,涼風習習。

陰陽師坐在廊板上頭,一身寬鬆的白色狩衣,和一張面無表情的臉龐,身邊伴著蜜夜,他屈著右腳、背靠著廊柱,眼望院落裡那暗自吐露芬芳的紫藤花。

「蜜夜…」突然間,陰陽師啟口輕呼一聲,但是沒有調回頭。

「是,主人…」蜜夜答了聲。

「備酒,有客來訪…」陰陽師這麼輕言淡語著,臉上透出一抹悠然,像是不會被外物所影響般的清心。

蜜夜點頭之後便朝廚房的方向走了進去,陰陽師卻笑而不答,一個人逕自坐在廊板上面,雙目依舊望著那有如荒野的院落,發愣。

待蜜夜端來了酒瓶與兩只酒杯時,訪客正好來到了晴明邸的大門前,蜜夜迎了過去,領著訪客進門。

「藤原兼通大人,真是稀客呢…」陰陽師搖著扇子,面帶微笑地對著踏進門內的男人這麼說著,但是仔細一瞧,那笑意並未達至陰陽師的眼底。

藤原兼通微微地頷首,「是啊!您這兒可不是每個人都能來的呢…」

聽著藤原兼通這句不知是褒還貶的話意居多的陰陽師僅是微笑,「客氣了,這一次您不就來了嗎!?」似乎不太高興的陰陽師又補上這一句,使得兼通臉色難看地脹紅了。

「晴明大人,您真愛說笑呢…」兼通軟軟地反駁回去,但卻見陰陽師不痛不癢地對著他直笑。

「兼通大人有什麼事才來找我的吧?請問我能為您做些什麼…」

兼通的眼神一閃,既然陰陽師已然知道他是來拜託他麻煩事的,那不如快些把來意同陰陽師說明了吧!

「是這樣的…其實…」

「唔…」陰陽師凝神細聽。

「其實是我弟弟兼家他…」兼通似乎在顧慮些什麼的,那副難以啟齒的羞恥狀讓陰陽師又再度補上一句。

「兼通大人不妨有話直說吧!這兒沒那些好事之人的…」

「兼家他用了許多的骯髒手法讓自己得到天皇的寵愛,甚至於還不把我這個哥哥放在心上,一直阻礙我的事,而且還在天皇面前汙衊我…」兼通說著,怒火盈胸之下,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陰陽師也明白了這件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只不過是自家人鬥自家人的戲碼罷了…

因為那些權力使得人盲目到除了自己都看不見其他。

「所以說…?」陰陽師挑著細眉。

「所以說我想請您幫忙,讓兼家無法再稱心如意…用任何法子都可以!」兼通狠狠地陰著嗓音輕聲道。

熟料,陰陽師撇著唇笑了,「恕我無法幫您這個忙,兼通大人…」

沒想到自己會被拒絕的兼通呆愣住了,睜著雙眼無法反應過來。
「您是說您…」

「我不幫這個忙,很抱歉!」陰陽師微笑著拒絕了。

「可是…晴明大人…」兼通似乎還想扭轉晴明的決定般地,再開了口想說些什麼卻又無法順心地說出來。

怎麼可能!?陰陽師不就是為了政治而存在的嗎!?想要得勢或是得到天皇的信任都要透過他們這些政客的啊…

「晴明大人,您到底想要什麼?任您開出條件我都會替您辦到…」兼通以為陰陽師的胃口很大,不稀罕他們的扶持,遂再提出這樣的誘惑,但是陰陽師可沒說他同意這樁買賣,只是笑。

「兼通大人,我想要的東西您是給不起的…還勸您放棄吧!放棄爭權的您才能保住重要的東西…」陰陽師搖著扇子,神秘地輕語。

這也不行、那也不能的兼通被惹火了,於是他恨恨地狠瞪著說什麼都不插手的陰陽師,然後轉身而去,「若我得勢了,我絕對不會姑息你的,安倍晴明…」

陰陽師望著兼通那落寞而不知所措的背影歎息。

「為什麼老是要爭什麼的…連兄弟之情都能拋棄嗎?…那麼這世間又有什麼可以相信的!?」自言自語的陰陽師看著蜜夜關上了大門,垂首。

「主人…」蜜夜微皺眉盯著不語的陰陽師,知道他正替兼通大人覺得可憐…

替這世上的人們覺得可憐…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