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兩頂軟轎已經候在王府的朱紅大門外頭有許久的時間。

在不多時之後,準備完畢的李翔麟與飛鳳在管家的陪同下,一起走出了大門,緩慢地來到轎子的前方。

 

止住了往前挪移的腳步,李翔麟忽然回頭對著神色恭謹的管家胖叔這麼開口:「在本王離府後,王府的所有事情就暫時交代給你了,管家。」

 

「是,請王爺請放心,小的一定會看著辦的。」

 

「很好。」李翔麟點點頭,接著再迴身望向飛鳳,說:「這回就有勞你陪伴本王一同前去赴宴了,飛鳳。」

 

飛鳳知規蹈矩地彎下腰來:「王爺別這麼說,飛鳳很樂意的。」

 

「嗯。」在不吝地給了飛鳳一抹淡笑之後,李翔麟的眼角意外地瞥見了一旁同飛鳳一樣挺直站立著的人,面色一訝。

 

就在此時,南天昭也發現了李翔麟盯住自己的那道愕然目光,於是尷尬地略垂著首,避去了與他相視的眸光。

 

......為什麼鳳雛他──

李翔麟頓時感到疑惑地開口:「......飛鳳,今日怎麼不見青松的人影!?」

 

飛鳳見他脫口發出疑問,忍不住主動上前笑著解釋道:「王爺,其實是青松病了,所以今晚才沒有跟在我身邊。但是我出門又需要一個人在身邊伴著,因此我就讓阿昭過來了。」

 

聽完飛鳳的解釋,李翔麟禁不住地瞟了沉默的南天昭一眼,這才微微頷首示意,「原來如此......」

 

雖然在飛鳳身旁看見鳳雛的感覺是有點兒奇怪,但是他也沒有忘記當初其實是自己將鳳雛指派到飛鳳那兒當貼侍的這一回事。

 

因此,會有怪異的感覺因而產生的這一點,或許是他自己多心了。

 

不希望李翔麟將過多的注意力分散到南天昭的身上,飛鳳於是上前挽住李翔麟的手臂,微微仰首朝他甜笑道:「王爺,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呢!?要是遲了可就不好。」

 

李翔麟沒想太多,只淡淡地點頭稱是;最後,兩人分別上了一頂軟轎,接著在轎伕們的拱抬下起轎離去。

 

尚書府邸距離王爺府也沒有多遠,在一刻鐘內便到達了;李翔麟與帶著南天昭的飛鳳下了轎子,便在尚書府的管事的迎接下,順利地進入了尚書府邸。

 

夜宴舉辦的地點就在尚書府的後院,偌大的庭院裡顯得花木扶疏、小徑幽曲,偶爾還能夠聽見人工小湖的潺潺水流聲音,和著今晚的晚風簌簌,彷彿宴上奏起了悅耳動聽的絲竹之聲一樣。

 

眾人在宴席間談笑風生,身為主人家的兵部尚書正周旋在被自己邀請而來的達官貴人中,其中的攀談討論之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在加上席間被傳喚而來的教坊舞伶與樂師伴奏,一時間人聲鼎沸。

 

李翔麟淡淡地看著宴上的眾人酒酣耳熱,本想直接退席,卻又被身邊的官員們纏著敬酒,害得他不得不硬著頭皮乾下一杯又一杯的美酒。

 

當眾人都醉得差不多的時候,尚書步伐輕巧地來到他身邊,無關風雨地問候了他幾句,但是就在兵部尚書跟著提到重點的時候,李翔麟這才意識到自己為何參加這個晚宴,也一併醒了一半的酒意。

 

「我說王爺,太子殿下的能力你是知情的,只要你願意站在殿下這邊,改日殿下登極繼位,好處是少不了你一份的。」

 

瞄著尚書笑得一臉油膩,李翔麟不由得皺眉:「尚書大人,本王從來不願確定立場選邊站,也是因為本王尊重皇上的聖意。因此,請你不要再提此事,同時也請你將本王的想法傳達給太子殿下知情。」

 

望著李翔麟當下板起臉色來,完全不給面子地跳開了話題,兵部尚書的笑容於是瞬間消失,改換上滿面的肅然不快:「下官明白了。王爺如果要這麼說,那麼我也沒法子扭轉您的決定,但是......」

 

「但是什麼?」

 

「您也知道殿下他的做法向來激進而不懂得收斂。」

 

「?」

 

「所以下官要先提醒您,在您拒絕了殿下之後,日後就要請您自己小心注意了。」

 

李翔麟無語地瞅著兵部尚書那張警告意味濃厚的臉龐與眼神,抿唇。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