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五章

 

南天昭覺得飛鳳是藉機在整他的。

 

莫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氣,抬手撫著剛才被飛鳳使力搧了一巴而微微腫起的左頰,無奈地垂眸。

「對不起,飛鳳大人。」

 

聽著身後的南天昭仍舊如往常那般淡淡出聲地道著歉,飛鳳不禁暗怒於心,咬著牙地回頭往後一個瞪眼:「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難道你是故意弄痛我來報復的麼!?」

 

南天昭被飛鳳當下的冷聲質問給弄得一陣沉默:「......」

 

飛鳳似乎沒打算放過他,抬手怒扯下卡在自己髮上的木梳子,臉色難看地轉過身來,對著南天昭就是一陣怒罵:「你以為只要不說話就行了麼!?我從來沒見過比你更差勁的下人!」

 

「......對不起,飛鳳大人。」沒打算辯解的南天昭只是低頭,喃喃地說著道歉的話。

 

飛鳳見他一臉不為所動,於是怒火更熾;與南天昭的冷靜相形之下,怒氣沖沖的他看起來就像是個無理撒潑的野蠻人一樣,然而,惹怒自己的對方在自己的出言辱罵下,竟然一點情緒都沒有,反而像是有著良好教養的貴族子弟一樣,將他滿面的怒火視而不見。

 

這教他要怎麼嚥下這口氣!?

 

以往,他與他同在瓊玉樓裡,他是花魁,而他卻是個不起眼的小廝,這樣的身份差距讓他可以到處找他的麻煩,看著他被自己找碴,甚至是愉快地看著他失去面上那層總是偽裝起來的冷靜。但是現在,他與他又在狹路上相逢,而在這座王府裡頭,他被王爺寵愛,而他仍舊只是個小僕,這等身份的差別仍然教他可以對他恣意妄為,但是......

 

即使被他找麻煩、被他厭惡,為什麼他還是能夠拿著那張平靜到其實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臉孔來面對他!?

 

為什麼他總是能夠用面無表情的臉孔來看著自己因為無法讓他難堪,而失去了冷靜的面容!?

 

那種『只有自己最為乾淨』的眼神實在是不可原諒!!

 

當下忍不住氣的飛鳳漲紅了一張美麗的芙白面孔,揚手再賞了一記巴掌給南天昭,最後再看著對方在眼底閃過一絲愕然之後,緩慢地抿起唇來,仍然沒有出聲指責他這種無理取鬧的行為。

 

「......」

 

「你看什麼看!?」飛鳳怒著聲音,那雙漂亮的鳳眼部底著怒火,正朝著南天昭燃燒而去:「我教訓有錯的你可是天經地義!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他果然到死都無法喜歡眼前的南天昭!

 

南天昭見飛鳳怒火未消,也沒答腔,只是跟著彎下腰來,探手拾起適才被飛鳳隨手扔擲在地上的梳子,遞過。

 

見狀的飛鳳於是在他伸出手來的時候,負氣地取過梳子,並且怒視了南天昭一眼,「什麼事都做不好,王府要你何用!?」

 

南天昭仍舊沒有答辯,氣得飛鳳轉過頭去,坐回了妝臺前方,繼續打理著自己的一頭烏髮,並藉著銅鏡的反射來觀察著背後的南天昭的舉動。

 

發覺南天昭在他沒有出聲允許下,一副木愣著地站在一旁等待的樣子,飛鳳禁不住冷聲開口:「你去旁邊挑一件衣服換上。」

 

南天昭一陣訝異地抬眼瞥向他,見飛鳳不知道是因為他的遲疑還是在生氣之前他的笨手笨腳而一臉怒容。

 

「沒聽見麼!?給我去找件衣換上!」

 

「飛鳳大人......」

 

「難道你想穿成這種丟臉的樣子跟我和王爺一起出門赴宴麼!?」瞄了眼南天昭身上僅著一件破舊補丁的外衣,飛鳳冷哼一聲,譏道。

 

「......」頓時垂睫的南天昭無言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